萬念俱非的重生 by一賢

· 本站原創

晚上談到西方人的禱告就是:「叫死人復活,使無變成有。」 

當我們對現實絕望,對生命沒有期許或感覺生命沒意義的時候,我們的心完全失去了生命力,這時就跟死人沒有什麼不同。透過接天接地的禱告,我們與神連結,回到自己的神性,完全放掉自我的認知與堅持,歸零重生,願意傾聽天地間至純真至美善的聲音,這就是禱告。 

我們從對自己、對生命沒有感覺,回來感覺自己的身體,感覺「神」在自己身上,從未離開。從失神中回神,從對人性沒有信心中,重新找到對生命的感覺,對身體是聖殿的感覺,對人性天賦的深心信解。這就是「叫死人復活,使無變成有」。 

禱告就像呼吸一樣,沒有一次禱告是跟過去的禱告一模一樣,我們將自己完全交出去,沒有執著,沒有自我的要,這樣的禱告本身就是完全的真情流動。 

有的人沒看到神,感覺不到神的存在,就不相信有神,也無法空掉自己,放不下自我的堅持,感受不到自己的神性,就很難禱告,聽不到天地間至純至性的聲音。 

聽說德蕾莎修女很喜歡禱告,雖然她聽不到上帝的聲音,她也承認自己常常感受不到上帝的存在,但她還是一樣認真,一樣無所求,一樣虔誠地禱告。 

每天都會有生不如死的時候,活著有時候是負擔,對自己、對別人或對地球。我值得活著嗎?不經意問一下,答案不一定那麼肯定。 

我們隨時都會死,生死是那麼無常,由不得人。每個人多少都怕死,或者說,對死都準備得不夠,隨時準備好可能會死,可能可以少些遺憾吧,多點主動吧。每個人都不喜歡「被動」,但死能主動嗎? 

嚴格來說,生命隨時都在老病死,細胞、皮膚、指甲、頭髮,…。念頭生生滅滅,尤其是。 

當我們對生命的苦沒有感覺的時候,我們就死了;當我們跟世間沒辦法溝通的時候,失念恍神的時候,我們當下也死了;當我們睡得昏沉的時候,我們也一樣死了。 

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對死亡的無知與恐懼。相對於死,禱告是一種重生,透過禱告,我們可以回到生命的源頭,為什麼來為什麼去?怎樣才算活得值得、滿足。怎樣才算找回我們的神性,受用天地間至純至性的甘露沐浴。 

以前以為西方人的禱告,就像是我們經常到廟裡去求神拜佛,其實這裡面有很大的不同。我們的求神拜佛,常常是有所求的,不是求自己的健康、財富,就是求親人的平安,即便是求個國泰民安,風調雨順,還都是一樣地有所求。我現在感覺禱告比較像自己在對世間絕望,萬念俱非的時候,會在內心裡吶喊:「老天爺!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或是「天哪!請告訴我該怎麼做!」 

倏地間,我聽到老天說「我愛,因為你全然的真!因為你全然的流動!」我突然懂了「世間最美麗的風景是人的眼晴,眼晴裡住著最喜樂最主動最自然的神」。 

感覺禱告與其說是一種祈求,不如說是一種信。是對人性,對神性,對天地間、對大自然的一種永世不渝的深情。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