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外公的228 by顏淑芳

· 本站原創

我外祖父許隆先生是228槍下的倖存者,當時他37歲,並不是像柯文哲祖父柯世元先生那樣的知識階層,他只是「光復」後初到台北劍潭,平凡得只叫得出名字的人,清鄉時,他正要被附近大直海軍部隊用長槍押送,巧遇鄰居的外省人遠親(時任軍職)一句話,說他是好人,當場釋放了,在那個人命如螻蟻的時代,一個人的存活,僅靠一位較優勢社會位置的人的善念,就撿回一條命,另外,一些父祖輩的親友也都可以隨口說出他在228時失去朋友、同事種種可怖的經驗,可見當時牽連之廣之密。 

外祖父是一位好人,因為廣結善緣,讓人願意為他保證,在那個物質缺乏的年代,祖父算是一位有「資源」的人,又願意分享他人,說他是一位天才也不為過,出身石碇鄉下,略懂簡單文字,但因為外表俊俏,腦筋靈活,外交很好,日治時期做茶葉買賣,228當時他是經營木材買賣,在70幾年前的台灣,交通極為不便下,他就經常搭船、火車,全省走透透作生意,足跡踏遍「大江南北」,甚至在早前日治時代過年期間,還會為了同村庄的人過年有豐富、便宜的年菜,特地年年坐著舢板,冒險犯難,從宜蘭勇渡太平洋沿岸到花蓮批大批的青菜,載回近坪林的水底寮鄉下,便宜分享給同村的鄉親,當時其實不差那些錢,但他的個性就是樂於分享,算是一位開心的人物。 

外祖父享有高壽,95歲在他熟悉的山林中離世。他在228之後,還有那麼多「魅力故事」為人津津樂道,令人傳頌,和他同一世代在228事件殞落的人,生命就戞然停止,停止在1947年228事件,停止在年輕時期、在青壯時期,在那個生命正要煥發就凋零的時刻。 

我可以理解柯文哲在228公園紀念會上的眼淚,看到他慟不自禁,我可以感受他痛徹心扉的痛,可以感受他祖父那個世代的台灣人,驚魂未定裏巨大的陰霾。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