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鬼打牆的中國民主 by一賢 (譯)

· 本站原創

 

中國用哈利波特的笑話嘲笑拜登民主峰會,並聲稱自己是一個民主國家 

美國式的民主是「實現夢想還是製造噩夢」?它似乎已經變得邪惡,就像《哈利波特》系列的黑暗巫師伏地魔一樣。新總統拜登一定是吃了太多的肯德基和麥當勞,導致人們相信民主就像一個美國速食連鎖店。 

這些是最近幾天中國共產黨閃電宣傳戰中部署的譏言詭語和類比,聲稱中國和美國一樣是民主國家。中國與俄羅斯和其他被視為獨裁的國家一起被排除在拜登本週的「民主峰會」之外後,中國官媒、智庫和官員對此輪番登台作秀 

但是,但除了丟泥巴抹黑和低俗幽默之外,這樣的批判展現在其控制下的一黨政不僅正當,而且在意識形態上優於自由主義的多黨民主的期望,背離北京重新定義國際規範。 

十年前,中國改變世界政治結構的野心還不那麼明確,但「現在我認為他們真的想在意識形態層面上改變世界」,英國智庫「地緣戰略委員會(Council on Geostrategy)」的副研究員CharlesParton說。 

這位前英國外交官補充說,這些宣傳資訊對西方觀察家來說可能似乎無效,但它們將與北京的國內目標受眾產生共鳴,並幫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合法化對權力的壟斷。 

Parton說。「這是在對中國人民說,'我們是最好的'。峰會是觸發因素,但更普遍的是,中國熱衷於削弱美國的意識形態力量,因為這樣做會增加自己的意識形態力量。」 

該黨聲稱體現某種形式的民主並不新鮮。作為「人民民主專政」,已寫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但中國最近對其民主信譽的捍衛異常直接。 

「它更自信、更明確地呈現為一種不同的制度,是對西式民主的拒絕,」密歇根大學國際研究所所長Mary Gallagher說。 

近年來,中共更願意突顯其馬克思主義根源,談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獨特性質及其「科學」的治理方式。習近平一再宣稱,自由主義的多黨民主在中國永遠不會奏效。 

甚至在習近平重申黨對中國社會的控制之前,對自由民主的呼籲也從未被容忍過。無論是在1989年軍事鎮壓天安門廣場抗議活動期間,還是在2009年監禁異議者劉曉波期間,還是在香港壓制批評者,中共都一再壓制自由公正選舉的要求。 

全球國家民主機構排名經常將中國列為專制國家。位於瑞典哥德堡大學的V-Dem研究所在2020年的自由民主指數中將中國列為179個國家中的第174位。(同年,美國從2012年的第3位,2016年前20名跌至第31位。)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最近發佈的一份題為《中國:行之有效的民主》的白皮書建言,習近平最近提出「全過程人民民主」是古希臘公民統治理想的合格繼承者。 

該文件認為重要的不是任何特定的過程,例如直接的領導層選舉,而是結果——滿足人民的需求。在它列舉做為證明的一些例子中,中國版本的民主工作是「促進政治穩定、團結和活力」,還有阻止冠狀病毒的傳播。 

一黨專政,而不是阻礙民主化,是中國的保證。「對於像中國這樣大的國家來說,充分代表和解決其14億人民的困難並非易事。它必須有一個強大而集權的領導。」該文件這樣敘述。 

官方文件中較為枯燥的描述與官方媒體的豐富多彩的評論混雜在一起。《新華社》的一篇文章將美國比喻成伏地魔——以及暗示中國共產黨是哈利·波特——來羞辱美國式的民主。 

該文如是說:「就像伏地魔年輕時是魔法世界的明星一樣,美國式民主的早期發展也是一種創新,但正如伏地魔走上了一條邪惡的道路一樣,隨著時間推移,美國式的民主逐漸發生了變化和腐朽。」美國民主規範的削弱使北京的宣傳人員更加堅定地將黨描述為建立一個連貫和優越的治理體系。 

密歇根大學的Gallagher說:「美國長期以來一直是中國密切關注的榜樣——無論好壞,」如果美國在未來幾次全國大選中舉步維艱,那對於決定中國如何進展以重新闡述自己的政治制度非常重要。 

為了轉移多邊論壇的批評,北京不斷地利用人權等有爭議的思想,並一再提供不同模式來證明其行動的正當性。 

中國為其在新疆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其他主要是穆斯林的大規模拘禁做辯護,認為這是一種「反恐」的新方法。它為搜捕人權律師辯護,稱其加強了中國的「法治」,並援引「國家安全」來鎮壓香港的民主抗議活動。 

這種策略在批評者看來可能是奧威爾式的雙面語,它使北京在聯合國藉這種言論進行武裝,它在聯合國經常透過收集同夥國家的簽名、選票和聲明來阻絕自由民主國家的議題。 

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研究中國法律的學者EvaPils說:「最初只是一個有限的、防禦性的論點,現在已經演變成一種更自信的——你可以說是咄咄逼人的——立場,對為什麼中國的治理方式更優越提出了強勢的主張,」中國和俄羅斯駐美國大使共同反對民主峰會是「冷戰思維」的產物,中國最親密的外交和軍事夥伴之一的巴基斯坦本周三宣稱它不會接受邀請。 

Pils說,「中國在多大程度上希望修改現有國際秩序是一場現場辯論,但我會把最近的舉動解讀為一個意含,目標在建立一個制衡的勢力範圍」,而不僅僅是削弱自由主義原則。 

首爾的Lyric Li和臺北的PeiLin Wu為本報告做出了貢獻。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