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陳叔叔 by Phil Smith

· 好文推薦

原文刊登於:Uncle Chen - The Passive Aggressive Ninja  (Phil Smith)

在新聞業打滾40年後,我對人,尤其是對政治人物的看法,可能變得有點枯燥制式,所以你可以說我是個憤世嫉俗的老記者。但當我看到政治人物對記者問題的巧妙回答時,我自然而然會認為這是他們對政治對手的掃射打擊。 

因此當陳叔叔 (Uncle Chen) 被問及他對故障市長 (MM, Mayor Malfunction) 說法的反應時,也就是 MM 認為快篩檢測出Covid陽性的人都應該立即服藥,他溫和而友好地回答說:也許是你們扭曲了MM的意思了。 

不過記者說的沒錯,MM 確實這麼說的,快篩陽性就應該給藥。 

我最初的反應是,陳叔叔的回答是政治上被動攻擊(passive aggressive**)的傑作,他雖沒有明說,卻暗示了如果MM 這麼認為,或者如果他給其他醫生或是民眾這種愚蠢的建議,他就沒有資格當醫生或是市長。 

**小編註:passive aggressive英文這個字意涵綿里藏針,不盡合適。作者應該是以退為進(advance by retreat) 的意思。 

任何大腦功能正常的人都非常清楚,在正確診斷之前,你不會想立刻將藥物塞入人們的喉嚨,確診之後沒有診斷就自動用藥是瘋子的行為。 

但究竟我是親眼目睹了一個政治人物閃電般的政治才能嗎?或者Uncle Chen 其實更像他表面上看起來那樣,只是一個正派、誠實、不咄咄逼人的政治家。他不是機會主義者,只是致力於他手頭上的任務。 

在我看來,MM 不尊重自己的工作或他代表的人,再加上一種攻擊性,把自己的不足歸咎於其他人,好像是他與生俱來的一種態度。 

能運用被動式攻擊的人可不是等閒之輩,因為這是不費吹灰之力就達成了,是真正的披著羊皮的狼。。。等等,不是的,狼不會試圖變得好鬥,狼就是這樣。 

很明顯 Uncle Chen 一直不必付租金住在 MM 的腦袋裡 (Uncle Chen is living in the Mayor’s head rent free),而 MM 顯然認為 Uncle Chen 給記者關於用藥的回答,是一種毀滅性的貶低,因此MM 的本質立刻顯現出來了,差不多類似小擦撞的行車糾紛就要拿出球棒那樣(road-rage)。 

在 MM 事後憤憤不平的反應中,他用「我當然不是那個意思」縮回去了,這充分說明了這個人的本質 (speaks volumes of the man)。我們只能希望像 MM 那樣經常說話之前不思考的人,永遠不會得到真正的政治權力。 

一個試圖成為聰明的政治家的醫生,在不知不覺中被一個不玩政治遊戲,但不知何故在不知不覺中表現出色(unconsciously brilliant at it) 的牙醫完全打敗了,這有點可悲。 

就像一個安靜的忍者輕而易舉打出毀滅性的一擊,政治人物能毫不費力讓對手口吐白沫(froth at the mouth),並且帶著憤怒噴口水 (dribble with rage),真的很了不起。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