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客》一篇有台灣主體性的的好文 by一心

· 本站原創

耶魯大學東亞系博士生兼耶魯法學院研究員傅理寧(Nick Frisch) 年初在《紐約時報》發表《回不去了:蔡英文與她的台灣的不歸路》,指出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將永久離異,「台灣的選民確實這樣做了,北京的統一夢更加遙不可及(Taiwan’s voters have done just that, pushing Beijing’s dream ofreunification even further from reach)」,「中國終於失去了台灣(with this election, China has lost Taiwan for good)」   

前幾天,《紐約客》再度登出一篇傅理寧的文章,標題「台灣領導人在川普身上看見的WhatTaiwan's Leader Sees in Donald Trump」,把台灣放在一個比較有主體性的位置,文章重點放在蔡英文,而不是川普,至於,究竟看見了什麼呢?答案在最後一段的總結:「川普的選舉,輕輕鬆鬆剷平政治常軌,給了蔡英文一個不可能從希拉蕊身上得到的機會,一個在國際舞台上維護台灣尊嚴的競選承諾。根據《華盛頓郵報》,她給川普的這通電話,是好幾週前就開始計畫的,由蔡的幕僚和一群把台灣視為美國當然盟友的鷹派政治人物居間牽線。這通電話引起了國際社會的軒然大波後,蔡英文幕僚對外故作混亂,但蔡英文其實非常清楚這通電話會激怒北京和華盛頓的外交政策專家,最後她還是打了這通電話,顯示出她有一縷不為人知的膽識,那是她最熱情的支持者所希望的,同時,也是北京長久以來所懼怕的。」   

文章第一段先介紹台灣是一個2,300萬人口、自我治理的島。這次,許多台灣人之所以對川普小英的一通電話感到雀躍不已,是因為美國建制派菁英長久以來取悅北京當局,刻意忽略這個中文世界中唯一的民主體制太久了!接著,傅理寧交代了一下歷史背景:「自從1949蔣介石的國民黨政府流亡至台灣島,中國就把台灣視為一個尚待收復的省分,並且不斷地使用其全球影響力及聯合國安理會的否決權,讓台灣在外交上不被看見,每當任何外國政府給予台灣任何一絲絲類似國家的承認,中國官員都會大聲地抗議。全球只有約二十個的國家,大部分都是極小國,正式承認台灣,美國不是其中之一。對蔡英文來說,跟川普通電是場重大而意外的成功,也是自從1979年華盛頓和台北之間的正式外交關係斷絕後,第一次有這種最高層級的接觸。」   

第二段,傅理寧寫:「表面上,蔡似乎不太可能是川普的盟友。」因為,她曾是WTO的談判員,支持自由貿易,TPP,希望美國在環太平洋有更積極的參與,強調社會福利,環境保護,而且,個性上跟川普天差地別:「她是一位重視方法、輕聲細語的行政官僚,沒有小孩,未婚,喜歡閱讀中國古典文學,而且,有時似乎不太習慣成為注目焦點。」然而,傅理寧為台灣的處境、也為蔡英文的這個政治動作解釋到:「台灣沒有條件對盟友太挑剔,世界上幾個最小而且大部分是獨裁體制的國家,例如,史瓦濟蘭,都接受了台灣慷慨的金援,以換取對台灣的外交承認,並且偶爾在聯合國演講中提到台灣。透過與川普的這通電話,蔡英文看到了一個機會,一方面提高國內的滿意度,一方面與未來的美國總統建立和睦的關係。對她來說,地緣政治和台灣的生存,擺在第一位。」   

第三和第四段,傅理寧從蔡英文的專業背景、從政生涯,間接點到國民黨外來政權跟台灣本土菁英的微妙關係:「如果再早一個世代,像蔡英文這樣(本省籍)有能力的女性可能就加入國民黨,去取代那些流亡到台灣來、老化凋零的統治階級。然而,蔡英文邁向總統之路,卻是透過民進黨,一個在台灣還是一黨獨大的年代、從地下運動發跡的政黨,然後在80、90年代、具有爭議性的民主化過程中,演變為台灣的第二大政黨。」「國民黨意識形態把台灣認同與中國綁在一起,而民進黨則強調台灣本土的文化以及進步公民價值,例如支持同性婚姻。民進黨也追求以法理獨立來契合台灣的實質自治──即便蔡英文本人從未替這個可能擦槍走火的提議背書。事實上,去年競選總統時,蔡英文還明確承諾維持兩岸現狀…。」   

第五段,第六段,傅理寧指出蔡英文跟川普可能的共同點,主要在於對中國經濟政策以及策略性意圖的不信任。在去年競選時,蔡英文就指出,台灣跟中國經濟上走太近,只讓少數關係良好的政商菁英獲得好處,卻犧牲了廣大的勞動階級,導致工廠外移,工作外流,掏空了台灣的國內產業…,並試圖以她的專業資歷說服台灣選民,她能夠引導台灣離開這個惡鄰,轉向其他民主盟友,重振台灣經濟。傅理寧也補充背景說,中國不只從未放棄對台灣使用武力,同時也用經濟攻勢試圖收買台灣人。   

第七段談到,2012年蔡英文也用同樣的政見來競選,卻輸給跟北京當局關係良好的國民黨候選人馬英九。不過,2014年中國經濟停滯,習近平又強力鎮壓公民自由,讓台灣人的不安衝到高點,爆發了佔領立法院的太陽花運動,才扭轉了經濟上和中國繼續靠攏的態勢。今年,經濟上的焦慮感和對北京意圖的不信任,讓蔡英文當選總統,也讓民進黨有史以來第一次成為國會的多數黨。儘管如此,懷著敵意的北京和持懷疑態度的華盛頓,都讓她前方的路詭譎多變。   

第八段羅列了北京對蔡英文的種種批評,包括對她身為單身女性的人身攻擊,在此可以省略不談,第九段講到,北京領導人把台灣問題視為他們政權合法性的重要關鍵,由此,傅理寧似乎看到了中國政權的脆弱,沒有統一台灣,中共政權就會因收不回「核心利益」而動蕩不安。針對此,中共在2005年立了一個「反分裂法」,作者沒有澄清的是,「反分裂法」是試圖用「國內法」改變國際現狀,其法意之含混籠統與法理之荒謬絕倫,混淆分裂和獨立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具見中共對法治一竅不通,見笑於天下。   

統一的選項,似乎從未如此遙遠過。傅理寧解釋道:「台灣人口組成有1949年從中國流亡來的大陸人,好幾世代前就從中國沿海移民來的福建人和客家人,屬於南島族群的原住民,日本和歐洲殖民者的後裔,還有來自東南亞的經濟移民。這些所有的族群大部分都認同自己是『台灣人』而非『中國人』。」另一方面,由於香港近年來的嚴峻處境,北京所謂的一國兩制,對台灣人來說,吸引力幾乎蕩然無存。   

延伸閱讀: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