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古代中國是輝煌的,近代中國是屈辱的,當代中國正在恢復並超越昔日的輝煌。

    這是中國官方意識形態中歷史部分的主要敘事脈絡和中心觀點,整個後毛時代一以貫之,但從90年代初由於自身合法性的焦慮而對它更為倚重。

    中外關係簡約成欺負和被欺負

    習近平2011年在確立接班人的地位後,在中央黨校發表的講話中這樣說:「鴉片戰爭以後,中國逐步成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歷史,是中華民族遭受帝國主義侵略和壓迫的屈辱史、苦難史。世界上的帝國主義國家,幾乎都侵略和欺淩過中國。」

    今天對「中國夢」的闡釋,也完全是這個套路。中國這個世界史上的「老大帝國」,「卻是以一種屈辱的姿態進入近代史的」,「在一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落後、挨打,屈辱、抗爭,讓民族復興成為近代中國無法繞開的主題,更激發起無數中華兒女為之不懈奮鬥的理想抱負」。

    這樣的說法,在今天的中國可以說是隨處可見,人們對此習以為常——即使是那些對現實因種種理由而懷有不滿的人。教師這樣念,學生這樣跟,從《人民日報》到社區居委會的壁報,天長日久,深入人心。

    在這個言說之下,中國成了世界上最獨特而了不起的國家,同時又是世界上最不幸的、被欺負和受淩辱的國家。

    中國政府口口聲聲地保證中國的崛起是和平崛起,中國永遠不稱霸,中國要做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但是很不幸,當這種對外的政策性聲明和對內的水銀瀉地般的政治宣傳一起播出時,只能在自己的宣傳機器裡發出一些空洞的回聲。

    讀一下中國官方的那些大文章,它們在談到「屈辱」和「抗爭」時是多麼生動激昂,而在最後談到「永不稱霸」時又是多麼乏味,多麼一帶而過,活像一個言不由衷的人在對別人做敷衍了事及官樣文章的保證。

    此外,這樣一個歷史敘述完全無視世界——當然也包括那些曾經欺負過中國的國家——對中國的幫助,把過去一百多年世界和中國的關係簡約成欺負和被欺負,把整個世界放在了中國的對立面。

    任何有起碼歷史常識的人,都可以找出一大堆中國從近代世界中得益的事例,即使是那些欺負中國最厲害的國家。日本和俄國(蘇聯)與中國的關係就絕不僅僅是欺負與被欺負。日本對近代中國的思想、文化和技術的貢獻,蘇聯對中國抗戰和50年代經濟發展的貢獻都是如此。

    英國欺負過中國,租借了香港,但最終還了中國一個高度發達的國際都市、世界商業和金融中心,這不但給中共歷史上的發展提供了數不清的好處,對近幾十年中國的經濟發展至關重要,而且還給中華民族貢獻了一個真正具有特色的群體。沒有英國的殖民統治,香港不過是一個漁村,毛時代大陸的饑民也少了一個冒死求生的天堂。

    中國當今的崛起更是如此,這個結果可以概括為五個得益:一、得益於80年代西方出於聯華制蘇戰略和期待中國在吃夠了毛主義的苦頭後轉向民主化而對中國的大力援助;二、得益於後冷戰時期美國作為世界員警維持的世界秩序——對於這個秩序,中國基本沒有付出,而是從中獲得經濟和技術利益;三、得益於以資訊革命為標誌的新技術革命,它使得中國可以在很多領域能後來居上的快速超越,但沒有作出任何原創性的貢獻;四、得益於90年代加速的經濟貿易全球化,它全方位地提升了中國經濟的技術水準和發展規模;五、得益於大量在西方國家立足和成功的海外華人在各方面對中國的支持,而這些海外華人很多是和原來的中國政權格格不入的。

    何以中國變成全世界的苦主

    在這個意義上,完全有理由說:從二次大戰結束以來,世界沒有虧待中國。在全世界範圍內,中國是後冷戰和全球化過程中最大的受益者。用中共過去形容國民政府的話來說,當中國的毛主義搞到民窮財盡之後,打開大門,忽然發現後冷戰和全球化纍纍果實的大樹就在自家門口,只要你不再問什麼姓社(會主義)姓資(本主義),肯伸出手去摘就行。

    所謂中國的崛起完全是從毛時代自我造成的災難中的崛起。在這個過程中世界不但沒有欺負中國,而是恰恰相反,全力支持了中國的崛起。中國的快速發展沒有什麼神秘,而是免費或者打折搭乘了當代世界經濟和政治的幾次快車。對自己國家的人們隱瞞這個歷史事實,把民族主和愛國主義建立在虛假的中國/世界的對立關係上,是用哄騙兒童的欺負說來給成年人洗腦.世界好像成了一個沒有人管的幼稚園,你拳頭小胳膊細就只能被人欺負。

    我們其實沒有必要在這些歷史細節上去糾纏。今天中國的書店裡既有告訴你中國是如何受欺負的歷史書,也不難找到實事求是談論中國和世界的材料,雖然多數並不是出於這個目的。哪怕官方的媒體,在不涉及愛國主義宣傳的時候也不乏這方面的介紹。但問題是一到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的高度,這些歷史就都不見了,中國搖身一變,成了全世界的苦主,全世界都對中國存心不良。一百年前是西方國家和日本欺負中國,現在這些國家仍然亡我之心不死,又加上中國在陸地和海上的鄰邦,它們也加入了圍堵中國的陣營。當今中國政治術語中有一個新詞,叫周邊環境,凡用到這個詞,都是負面的意義,這樣的宣傳把中國的民族主義引向對世界的怨恨,把中國的愛國主義引向對世界的敵視。值得注意的是,這種傾向在「中國夢」的言說中變得更為突出,喧囂的分貝更高。

    這樣的宣傳在毛澤東時代也是沒有的,儘管那是一個封閉的時代,儘管那時有「帝修反」(指帝國主義、修正主義及反革命分子,編者按)這三重敵人。經過毛時代的人都會記得,那時的宣傳,尤其是黨代會和政府工作報告,從來不忘感謝「世界各國人民和進步力量」對中國的支持。不管這種感謝的內容究竟是什麼,至少言辭上,在心理效果上,它沒有把中國和世界對立起來。今天中國民族主義中對世界這種莫名的怨恨,愛國主義中對世界這種普遍的敵視,在談到中國的發展時,對全世界援助的完全排斥,在毛時代是沒有的。

    對民族災難只談外緣不談內因

    環顧中國的亞洲鄰國,在那個時候有哪一個不比中國的命運更慘?日本挨了兩顆原子彈,又被外國軍隊佔領,就算是罪有應得,但從國家民族遭受的苦難和屈辱來說,比中國好到哪裡?

    對比多數亞洲鄰居,中國不但是一個獨立國家,抗戰時還出兵東南亞,1945年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這可是那些當時都是殖民地,連自己的政府都沒有的民族連做夢都不敢想的殊榮啊!但今天,這些亞洲國家有哪一個(北朝鮮除外)像中國這樣在官方宣傳中對世界如此心懷怨恨?即使對於昔日的殖民宗主國,也沒有這樣的切齒之聲。又有哪一個國家(也除了北朝鮮)像中國這樣對民族災難的自身原因閉口不談,一概歸為外國造成的?

    愈發達愈全球化愈對世界不報感恩,同時心態愈不平衡,眼裡的敵人愈多,朋友愈少,尤其是愈是要人民不要忘記過去的屈辱和挨打。這就是今天中國官方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宣傳中的中國和世界的關係。這樣一個中國,難怪世界上很多人對它會不放心。


    國際視野 / 歷史人文

       

上一篇:你的反抗最好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馬英九是義和團團長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