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勞麗詩成名於大眾視野有三次進階,第一次是2004年雅典奧運會她獲得雙人跳水冠軍,第二次是2014年9月下旬她作為淘寶店主被馬雲選中為阿裡巴巴紐約上市八個敲鐘人之一,第三次就是這次了,這次因為轉發方方的一條微博引發食糞蛆的瘋狂圍攻。

    而我,勞麗詩給我印象最深刻也是久久難以忘懷的事件,並不是因為上述她三次進階事件,而是在2014年10月上旬,勞麗詩剛從紐約敲鐘回來接受某記者採訪。

    記者問:「你27歲已經是廣東省團委科級幹部了,這麼好的機會,你為什麼要離職去做淘寶店呢?難道這是你想要的生活嗎?」

    勞麗詩回答了一句讓我當時對她刮目相看的話:「我不知道我想要什麼,我只知道我不想要什麼」。

    這女子好不尋常,當時她讓我瞬息就聯想起了孟德斯鳩那句名言:「自由,不是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而是你不想幹什麼就不幹什麼」。

    聰明的人很年輕時就已經覺醒了。是的,也許開淘寶店並不是勞麗詩最理想的生活,她自己也對記者這樣說的:「即便敲鐘回來,我的業績也沒有明顯漲幅,關鍵的不是賺多少錢,而是感受被客戶信任的這份舒坦」。

    但是,相對於開淘寶店的繁瑣和壓力,勞麗詩更不能接受科級幹部這種生活。所以,她接受魯豫有約時就說:「我不需要華麗,但必須轉身」。語氣中透射出的堅毅和淡定,勞麗詩已經在六年前超越了她所有的同仁和她絕大多數的同齡人。

    大概是三天前,我在朋友圈看見一篇公號文《奧運冠軍勞麗詩炸出了一個糞坑》,我才知道勞麗詩終於惹大事兒了。但我並沒有覺得驚奇,因為我已經在六年前預期到了她的現在。然而,當我看完勞麗詩這次炸坑完整事件後,她還是讓我大吃一驚,她比六年前更加出落得有橫掃千軍萬馬的氣質了。

    她在5月26日回答了糞蛆們一條微博:「哈哈,突然很開心,因為我沒有活成你們喜歡的樣子,要是我活成你們這些人讚美的樣子,我立馬從十米臺階跳下,跳水池沒水的那種」。

    糞蛆喜歡的樣子,就是心中時時刻刻與主子保持一致的樣子。但勞麗詩郝海東一樣,錐出囊中,鋒芒畢露,對糞蛆的嫉惡如仇,心中再也容不下主子了。那種「不自由毋寧死」的決絕,註定了勞麗詩開啟了遠比奧運冠軍更加輝煌也更加精彩的下半場人生。

    繼續看勞麗詩回答糞蛆的一條經典微博(如下圖)。

    其實,我也很驚歎,為什麼大多數讀書人讀成了腦水腫,而沒讀多少書的勞麗詩卻始終保持了清醒而又清潔的大腦呢?

    在電影《女人香(Scent of a Woman)》中,史法蘭中校(Al Pacino 飾)就做了完美的回答:「我每每走到十字路口,我都知道哪條路是對的,毫無例外,我都知道,但我卻從不走,為什麼?因為他媽的太苦了」。Now I have come to the crossroads in my life. I always knew what the right path was. Without exception, I knew. But I never took it. You know why? It was too damn hard.

    勞麗詩之所以沒有活成腦水腫,並不在於她讀書多少,而在於她寧願去做拼得一身臭汗的淘寶店,也要辭去人人羡慕的鐵飯碗。13年前,當我辭去只上了三天班的鐵飯碗工作時,我媽氣得直跺腳。沒有人不知道,哪條路是養尊處優,哪條路是苦不堪言。但在每一個十字路口,又有幾人選擇一條對的苦路?這就是大多數讀書人越讀越腦腫的原因。

    王爾德說:「一個人真正的完美,不在於她擁有了什麼,而在於她活成了什麼」。

    勞麗詩是世界冠軍,她擁有了超越常人的榮譽和地位,但世界冠軍不止勞麗詩一個。像那個姓王的女子乒乓球大滿貫冠軍,退役後她嫁入了豪門,是田協副主席,是國際田聯理事,她擁有的遠比勞麗詩擁有的多得多得多。然而,她老公在日本賓館不關水龍頭以雪恥民族仇恨發上了微博,而王姓冠軍卻手動點贊老公的微博贊其民族大義。那一刻我們才發現,王姓冠軍除了醜陋,她什麼都沒有。

    法國的拉伯雷(François Rabelais)早就一錘定音:「沒有良心的人等於一無所有(靈魂毀滅)」。Science sans conscience n'est que ruine de l'âme.

    有的人擁有高學歷,有的人擁有名校背景,有的人擁有富甲天下,有的人擁有權傾一世,有的人擁有美顏傾城,然而,當把這些「擁有」拿走後,你會發現,這些人真的一所無所有。勞麗詩的完美就在於,即便哪一天勞麗詩一無所有,她也是世界上最受尊敬的女人,因為她已經活成了靈魂含香的女人

    其實,靈魂是否含香並不深奧,差別就是心中是否有愛。當一群糞蛆圍攻勞麗詩不要再轉發方方的消極微博時,她是這樣回答的:「麻煩你借我一條黑布,我好蒙著我的眼睛」。

    勞麗詩的回答讓我想起了柴靜曾經做的一檔節目《看見》,是的,靈魂含香就這麼簡單,只須睜開眼睛去看見。然而,不幸的是,大多數人不是看不見,而是選擇了不看見。但讓我們驚訝的是,勞麗詩比誰都有資本選擇不看見,但她卻毫不猶豫轉發方方的微博向世人莊嚴宣告:黑夜給我黑色的眼睛,我要用它去尋找光明。

    在19世紀的法國,有一位天才詩人名叫蘇利·普魯東(Sully-Prudhomme),他說:「很少女人有足夠的道德和思想,讓人們忘記她們的美貌」。

    勞麗詩做到了。你只須記住勞麗詩這個名字,無須再問勞麗詩長什麼樣子,儘管她天生出落得嬌俏如玉。也許勞麗詩的父母希望她像勞力士一樣高貴經典,但勞麗詩遠比勞力士更加高貴更加經典。勞力士可以複製,但勞麗詩永遠都只有絕版。

    原文刊登於:勞力士可以複製,但勞麗詩卻是絕版 (沉雁)


    兩性關係 / 社會觸角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看不見他們的膚色





作者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