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圖為從患者身上採樣離出來的正常人類細胞(綠色)受到新冠病毒(黃色)感染後的狀況。由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提供。(圖/路透)

    新冠病毒肆虐如今,仍然令衛生當局的決策者,甚至傳染病學家感到有許多未知的領域,費加羅報報道總結:至少有三個想不到。

    法國傳染病學家,醫學院士Anne-Claude Crémieux,2009年出版過一部如何應對SARS及其他全球大流行的傳染病的專著,她解釋說,「人們每次遭遇新的病毒都感到非常吃驚,問題是我們該如何反應」。

    第一個想不到,小小新冠病毒征服全球。這個過程並不必然,中國公開的第一批信息並未預示這一病毒會在如此大範圍流行,錯誤就在於以為疫情已被中國基本控制。頂多不過一如另外一個危險的病毒--MERS中東呼吸綜合症,2012年出現在沙特,從來也沒有傳染到世界,至今仍然在中東地區負隅頑抗。可惜中國提供的官方數字最後留下的是一場巨大的幻覺,只有那些了解這個政體的人沒有上當。另一位對中國頗有研究的醫學院士Christian Géraut表示,「當我看到那些短片,我明白了情況要比官方說出來的嚴重許多倍」。《費加羅報》東亞記者Sébastien Falletti早已逃出中國官方數據的迷宮,他這樣評論:「我不相信這些數據,因為這是官方的數據」。

    第二個想不到與第一個有聯繫,是以為這一新冠病毒如同他的表親SARS一樣,主要是由帶症狀的患者來傳染的。如此,一旦發現一個感染源,就有可能儘快阻斷其傳染路線,這一戰略在於對所有接觸過確診患者的人進行排查,從而遏制傳播路線。這一戰略給衛生當局造成一個疫情可控的幻覺,法國新冠病毒教授Jeanne Brugère-Picoux說,這一戰略2003年管用,但是那時候中國人遠遠沒有像今天這樣大批來到巴黎旅遊。自從發現無症狀和輕症狀也能感染他人後,2003年建立起來的這一套應對方式被擊得粉碎。

    最大一個沒想到涉及抗體壽命。4月12日,法國科學顧問委員會主席Jean-François Delfraissy在意大利《共和報》披露的一個重大信息:「新冠病毒是一種很特別的病毒,我們發現能夠應對它的抗體只存活一個很短的時期。我們發現越來越多的已經感染過的患者再次感染。」

    這一次,整個免疫力大廈,被視為有利於解封的王牌,垮塌了。讓我們重新從零開始吧,每個人都戴上口罩。

    原文刊登於:新冠病毒三個想不到(2020-04-17安德烈)

    http://www.rfi.fr/tw/中國/20200416-新冠病毒三個想不到


    國際視野 / 趨勢觀察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希臘國名兩個台灣也可以





作者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