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從外面看台灣,台灣的國運是經過一條反向的拋物線。一切從蔡英文第一次成為總統開始,在當時的勝選宣言中,蔡英文表示會堅決改革,之後真的付諸實行:令軍公教抱怨的年金改革、勞工範圍的一例一休、觸怒中南部保守派及宗教勢力的同婚議題……諸如此類。舉凡改革就必定會得罪人,人民也會感到不適,也會因為「無感」而陷入國家無方向感。

    韓流雖然絕對有中共網軍扶持,但它的最初,乃改革陣痛所釋出。所以不少人發現「韓粉」總是充滿不滿和憤怒,以猶如黑暗原力之姿,怒轉清剿民進黨老巢。這便是2018年九合一選舉的結果,一場因為改革而在台灣社會牽起的「撕裂」,而在那個時空,這種撕裂眼看就要將改革的領導徹換。

    雖然台灣不是中國,但中國歷史上成功的改革總是少的,總是「革命」推倒重來才行。《舊制度與大革命》(L'Ancien Régime et la Révolution) 對中國人就說這樣一個「反動」的教訓:物久則弊,弊則應革,然而統治者自己落手去做,反而會加速自己的滅亡。

    所以中國的王岐山就在黨內的讀書會推介這本書,當中的微言大義自然是說共產黨不要政治改革,寧願顧左右而言他,一直拖下去好過。

    2018年-2019年上半年,台灣其實就在亡國邊緣。一場王朝制度史上司空見慣的失敗改革就在眼前。中國就是在這個國家體制因治病而嬴弱時,大肆介入,扶持韓流,以公關、網軍、情報組織和各種線路大力支持,將韓國瑜捧高為國家失意者的復仇總司令,不管是近年因為改革而怨恨,或者長期而言對戒嚴後的台灣社會越來越本土化不適應,都在韓國瑜身上找到共鳴。

    蔡英文變成空心菜,因為連泛綠及中間選民都失去方向感,還有中國大量減少遊客「懲台」令市面經濟肅條,社會經濟雖然並沒那麼差,但因局部行業不行而開始有「四面楚歌」的群眾心理效應。

    韓國瑜整個人就是台灣國家改革的陣痛的化身。2019年的前夜,台灣根本準備在陣痛中死去。

    海外生命線輸入台灣

    曙光在2019年來臨,有三條海外生命線輸入台灣,局面快速轉變,情況簡直如美軍空投大兵進入苦戰的歐洲戰場。第一是北京因為看到台灣自身因改革而撕裂,韓流又席捲台灣,綠地全變藍天,北京即見獵心喜,在2019年1月2日由習近平親身上陣,直指本來代表台灣中間含糊地帶的「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讓蔡英文「撿到槍」開始打主權牌,高調反對一國兩制,combo連打的當然還包括以「九二共識」當「兩岸政策」的泛藍。蔡英文由不受「現狀」歡迎的張居正,變成守護「現有生活」的維持現狀者。一下子就由逆風變成順風。

    因為有習近平1月2號的破立定性,台灣的「兩岸現狀」由含糊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變成「台灣接受一國兩制」,是習近平蔡英文甩開了對其十分尷尬的「九二共識」,將「現狀」由九二推到「反一國兩制」,幫蔡英文修補了台灣社會的民意撕裂;

    習近平主動幫整場大選定調為「護主權」與「賣主權」之爭。習近平的發言,在政治原理上是將「護主權」和「反對一國兩制」劃上等號,令複雜的利益群體的分歧馬上消除了大半。不少觀察者因而指出習近平蔡英文的最大助選者。

    很多人 (特別是香港人自己) 認為6月以來的反送中改變了戰場,但那是後期的事情,在1月的時候,其實局面早已改變。

    第二條生命線是美國,美國的支援「小而精」到堪稱手術式打擊。五眼聯盟之人的澳洲,似乎是作為美國代理人去協助爆出「中國叛諜王立強」事件,揭露中國如何滲透台灣;在選前幾日,王立強又爆料表示受到深藍政客要脅,要他表示自己是遭民進黨收買,想在國民黨造勢大會播放影片,意圖在選前逆轉選情,但澳洲又再進行情報截擊,率先爆料反制。據該國媒體報道,澳洲情報部門「全程」了解有中國人接觸王立強,似乎是放長線釣大魚,釣著釣著就發現魚絲連到台灣島內。

    這很明顯不是澳洲單獨心繫台灣,而是美國轉向圍堵中國之後,重新回到亞洲,台灣誰選上,變成影響區域穩定大事之一。如果時間不是碰上美國的中國政策正在進行範式轉移、由扶中變成圍堵,台灣自己的情報系統經過戒嚴之後的廢馳,似乎難以獨力完成這種情報協防。

    台灣島內的統媒紅媒張牙舞爪、紅統黑道大剌剌幹買東賣西的事,還受到「民主自由」包容,就是台灣欠缺防衛性民主的證明。由於深知台灣無法自己協防自己,為了避免台灣赤化影響日本東南亞等地區,美國就回到自己冷戰時的角色。台灣的結果,是新冷戰一次無煙的戰爭

    第三條生命線是香港。香港揭開了「一國兩制」的真實殘暴面目,令大量中間選民明確走進「非一國兩制選項」,而國民黨在整個選戰,由於不打倒昨日的自己 (九二共識),因而在習近平的議題設定 (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 中,成為無可避免的「一國兩制」擁護者,所以中國既支持國民黨,但也給國民黨設定了「不可能的任務」。

    在習近平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之前,國民黨仍然可以遊走中間曖昧地帶 (聲稱九二共識只是你說你的我說我的,大家互不統屬),但由於習說白了,國民黨就成了水退之後沒穿褲的人,「九二共識」由賣點成為致命的負累。總之,習近平沒走去設定議題,國民黨就不會選得那麼難。

    香港拖住大量中國資源介選

    香港弄成這樣是誤打誤撞的,但由於出色的輿論和文宣文化能力,香港這個小城本身就成了一個24小時廣播機,不斷為台灣媒體和民間的「中國認識」惡補,由於香港自6月以來就是無大台、去中心化、匈奴式耕戰合一的游擊社運模式,單一權力根本無從打擊和收買,雖然未能成功爭取更多,但客觀上就是成功地以極少的地域和人口,拖住了大量中國資源,令台灣可以專心處理島內問題。

    改革難比登天,台灣自己為了更好的將來改革,理所當然,不改革國家也會爛掉,但亦幾乎革掉自己的本土政權,代價巨大,要在境外的三條生命線輸入之下,才成功翻轉形勢。蔡連任總統、民進黨國會過半,改革似乎可望繼續,但韓流崛起前的挑戰仍然會出現,改革就是會令不少人不高興,對改革的怨恨可能會在韓身上再生,或者在其他政客代表,但到時有沒有大形勢的支援就很難說了。

    淺顯的常識是台灣要維持改革、守護主權,不能「脫美入中」,只能與美國及西方共同進退。在未來台灣和香港一樣,都會越來越成為中帝國和美帝國的鬥爭前沿,在這個希臘城邦 vs 波斯帝國的格局之下,港台不屬一國家,但同樣是對中帝國的肢解點,沒有誰欠誰,但很多事情都會不謀而合。

    本土政治和國際政治的界線只會越來越模糊,正如台灣大選是台灣人在選,但同樣是世界議題。沒有西方的圍堵,很多東亞的政治熱點根本無法自保也失去投資價值。

    當然這還只是2020年,世界還未離開漫長的20世紀。冷戰是截然中斷的,留下很大的尾巴。尾巴很肥所以美國上世紀和中國合流,中共中國被准許殘留,是「威爾遜集體安全主義」在亞洲留下的巨大空洞 (中國是所謂的「後清」,在前帝國的領土上仍然未進行民族自決建國,因而對區域安全和人權構成巨大隱憂),但俗話說有危就有機,真正的「發大財」和獲得長遠出路的機會,總是在這些險惡的窄門之間。

    原文刊登於:盧斯達:台灣大選的世界戰場:三條協防本島的海外生命線


    國際視野 / 趨勢觀察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灣總統不只勇敢對抗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