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如果,中小學校課堂的教材、教學內容,都交給「家長會」做最終決定,那我們的教育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們都曾當過學生,我們很明白。如果體育、音樂、美術課的課程給家長決定,可能全部都會變成國英數加強、測驗。如果歷史、地理的授課內容給家長決定,我們可能都還在學大中國歷史、蔣氏父子神話。如果公民課的教材給家長決定,可能三民主義還是必修。如果數學、物理、化學、生物給家長決定呢?首先,家長會要先有足夠的理工碩博士成員,才能看得懂教材,而有些家長可能會主張,教材不得違背特定宗教經典的教導,例如,生物課本不准提演化論。或者,要提演化論一定要同時教上帝造萬物的創造論。

    避而不談釀成遺憾

    別以為這是笑話。生物課的「爭議」在美國部分州,真的發生了。而在台灣,「家長會掌握教材與課程最高、最後審酌權」的鬧劇,現正熱映中。 

    台北市議會有議員提案,主張「性平教育教材、課程,家長有最高、最後審酌權,性平教育應交由各校家長會決定,任何性平教育素材、演講、教學,都要經過家長會議決」。此提案的內容,不只是開教育的倒車,甚至是開民主的倒車,竟獲得跨越藍綠26位議員的連署。令人不禁懷疑,本應負起把關之責的民代,真的有拿出專業在問政嗎? 

    按《教育基本法》規定,人民為教育權主體。教育要服務的對象是學生,不是老師,更不是家長。同時,《教育基本法》也明文規定教師的專業自主權,不容學校或主管機關恣意侵害。「家長對教材有最高、最後審酌權、有權議決教材」的主張,不只欠缺法律依據,更明目張膽地違反了《教育基本法》,甚至牴觸性平教育的核心理念。 

    為何我們需要性平教育?正是家長不會教、不願教!過往多數家長對性教育、性平教育三緘其口、支支吾吾,青少年只能以A片、網路、道聽塗說等方式尋找資訊。在避而不談的風氣下,不僅性侵害受害者求助無門,甚至讓帶著錯誤觀念的青少年成為性╱別暴力加害者而不自知,釀成多少遺憾!校園性平教育,就是要補上家長刻意迴避的教育缺口。 

    我反對國家以教育之名遂行洗腦之實,任何教材都可以且應該在正當法律程序之下被公民們審視、檢討,性平教材也不例外。但家長會的開會程序欠缺民主問責機制,成員組成也往往欠缺多元階級、性別觀點,「家長會議決所有性平教育教材」的主張,必將讓教材失去專業性、無法依正當法律程序被審視檢討,讓教育淪為少數恐慌家長矇住學生眼睛、塞住學生耳朵的「無知之布」。反民主、反專業的教材審議程序,對所有的孩子,都是極為不利的。 

    補習進修性平教育

    在此,借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段落。思琪遭性侵後,作者安排思琪試圖向母親求助的場景:「剛剛在飯桌上,思琪用麵包塗奶油的口氣對媽媽說:『我們的家教好像什麼都有,就是沒有性教育。』媽媽詫異地看著她,回答:『什麼性教育?性教育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謂教育不就是這樣嗎?』思琪一時間明白了,在這個故事中父母將永遠缺席,他們曠課了,卻自以為是還沒開學。」

    若性平教育退出校園,這樣讓人心驚、心痛的場景,勢將更頻繁上演。台灣的教學現場,性平教育遲到數十年,好不容易在14年前開始補課。或許,我們真正需要的,是讓恐慌的家長以及疏懶的議員補習進修性平教育。別讓孩子因為父母的恐慌而「被曠課」了。

    原文刊登於:大人的教育不能等(苗博雅)


    兩性關係 / 教育現場

       

上一篇:兆豐案內控出包查無不法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扁案是國家級恐怖錯誤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