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尋伺著日常觀照的下筆處,想著該如何定位今日的種種。我彷彿體驗著蛻變,感覺正在更換身上生鏽的零件,面對種種觸境,這時我好像只能杵在那靜靜地不太能運作的狀態。

    剛剛禮佛時,突然想到以前面對批評常常是很大的收縮不良(大聲地在心底斥責自己!),忽然這才發現到,我的「靜靜地不太能運作的狀態」已是超越所有過去的進步了!看到自己的成長之後感覺喜樂生起!

    想起了一首童謠:「這是一句好話,再試一下,一試再試做不成,再試一下,這會使你的見識多,這會使你的膽子大,勇敢去做不要怕,再試一下! 」啊!從小就超愛這首歌的說!總感覺認得隱晦會讓我更能接受現狀的種種不足。

    一綸說「以前有些話不敢對我說,因為覺得因緣不夠。」讓我生起了深深的怖畏,感覺一三的日記點出了重點,很慚愧過去自己身語意的輕慢,回向出去的都是沒有空間,都是不謙虛,才會讓同修不敢校正我的缺點。

    下午,先到中心和一寂討論育甯的約會如何進行,提起我的日記,說她感覺到我很想和同修親近的心,我說過去不懂這個情感藏匿的深度,今這樣在日記中坦露後,把自己看得透徹了,交出去了,彷彿可以卸下過去那一切不必要的用力和武裝。時光飛逝,沒能聽到一寂更多回饋,也發現了自己還是話說得過多了

    育甯的約會,讓我有了近身觀察同修,因為旁觀,讓我更聚焦地在一寂身上看到她與育甯互動時的傾聽、欣賞和尊重。聽話之後,回應之前,都要有空,才能有尋有伺,才能做有品質的回應。慢慢說,才會有美感,不然說得多了,不但傷元氣,還未必能真實展現自己的最真和最美!有同修梵行的示範,真真比桌上的蛋糕還要讓人感覺甜美幸福啊!

    席間談到育甯希望能從自己公司做起,透過法來建立公司文化,再把這樣的文化推廣出去,感覺育甯充滿對世間的關愛。

    一寂說得好:「員工的價值取向往往是跟著公司在進退的,事實上透過建立公司文化,提高員工的素質,品質才會有實質的提高,過去台灣人的勤奮現在少了,唯有提高人的文化素養,才能提高競爭力!感覺育甯很有心!」

    回想自己過去的工作經驗,幾乎我所任職過的公司都很重視教育訓練,讓我個人受益非常大,今能和育甯有這樣的緣分,感覺真的很開心!內心發願要更認真更謙虛地學習和回向,相信法可以在台灣,遍地開花!

    育甯也分享了她的感情,發現她會想要滿足父母的要求,但又覺得這樣不是她要的,心生迷惘…。

    尋思著甚麼才是「真愛」?想起師對感情對真愛的種種開示和指導,心裡感覺生命中能有師全方位的指導實在非常幸福,一寂說:「先讓自己飽滿,先懂得作完完全全的自己,再自己一個人都可以很自在的時候,才有可能與另一個人很契合。」先找到自己,讓自己圓滿了,才有可能一加大於二吧!

    甚麼才是不增不減的托缽?如何才是細水長流地互動和給予?在練習每一天淋漓盡致地活在當下的同時,也在練習著接受學習過程中耐心等待成長的羞澀隱晦,一試再試,感覺每一日,都在師的愛之中開展著生命,幸福與甜美如同今日午後品嚐著漂浮冰咖啡那般香滑,入口入心…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司馬庫斯的桃花源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國人靈魂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