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同修於小組布薩中談到了「師生相」,一個不流動的相。

    想到師生關係,我們很自然就和過往的「國民教育」連結起來,這就好像電影《熱帶魚》裡面,那位字正腔圓、口操「國語」的老師,表情嚴肅地點名學生到講台前面打手心,而這樣的畫面,其實就是你我共同的成長經驗。

    在華人世界中,學生很難向老師清楚表明自己心中的想法,或可以說是少了說真心話的勇氣。事實上,在「宗法封建大家長制」的氣氛下,學生或晚輩很少有機會開口說話,因為說真心話是會受到懲罰的。或許是因為少了這一種鍛鍊,感覺同修在分享的過程中,似乎一直抓不住重點,其內容就像漂浮不定、變化萬千的雲朵,需要外身幫忙喊停,並重新定位,甚至需要透過外身的刺激或鼓勵,才敢說出心中真正的覺受。除此之外,我們也不習慣說出自己的「有」,彷彿這才符合禮教,也才是翩翩風度。

    《熱帶魚》中,不時出現小人物之間的對白,這些話語先是讓自己開懷地笑出聲音,然後發現眼角竟早已噙著淚水。相較動輒以「大道理」訓斥人民的「天龍國」記者,「綁匪」慶仔一家人的單純樸實,反而更貼近你我的最真與最自然。演員文英以輪轉到不行的鄉土台語,演活了劇中主導整個烏龍綁架案的阿姨,她的言談舉止,其實就是我腦海中的台灣風情,一種帶著泥土香氣的親切感。

    布薩的後半段,同修們開始討論著:「接受師『訶責』的當下,什麼才是弟子最自然的身口意?」觸的當下,很自然就聯想到一止,想到《熱帶魚》裡的文英阿姨想到的同時,不覺會心一笑。

    我們對「師生關係」存在著太多的誤解,我們用「自以為是」的解讀,聆聽著師的每一句叮嚀校正,也總以為師的訶責,就是在指責自己「少」了什麼。於是,我們開始害怕面聖,害怕看見鏡中醜醜的自己,悄悄地將師塑造成了另一個「威權體制」。

    我們用這樣的態度與師接觸,也以同樣的方式接觸世間,我們都在封建的「宗法文化」中相互迴向,且不斷地輪迴。想起師曾開示:「在普遍缺乏普世價值概念的華人世界中,佛法將寸步難行。」此一綜觀上下五千年歷史的智慧,除一語道破現今的困境,也為所有想要傳承佛陀本懷的弟子們,指出了一條康莊大道。

    是啊!沒有師隨念,就不可能有最圓滿的關係,不懂得和師相處,就不可能懂得與世間共處。師隨念,是唯一的下手處,且讓我們直心行去吧!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效法德國模式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歸零後的新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