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間,在聖脈中心聽取葉亭君老師介紹大鵬灣BOT的美麗與哀愁。眼前的一張張照片,勾起我40年前的回憶,然而,印象中的美麗大鵬灣,如今卻因為不當開發而面目全非。

    10歲之前,就住在大鵬灣旁,也經常陪著父親夜釣。聽父親說,大鵬灣的魚種多樣且豐富,每次都讓魚簍子滿載而歸。記憶中,父親曾釣起一尾石斑,尺寸正好和家裡的餐桌一般大,鄰居無不嘖嘖稱奇,還合照留念呢!

    海裡面有許多河豚(俗稱娃娃魚)和水母,鼓脹成圓嘟嘟模樣的河豚,漂浮動作像降落傘的水母,也都成了小朋友最喜愛的(玩具)。最好玩的就是在岸邊抓螃蟹了,兩隻手手各拿著一支細竹子(取自於竹掃帚),一支頭上綁著螺肉當餌在前,另一支則用魚線打上一個活結。活套放在餌的正後方,當螃蟹伸出夾子取餌時,後方的活結便順勢將蟹腳套上。

    1518歲期間,也曾在此地就學(空軍幼校)。由於海面平靜,從日治時代開始,這裡便成了水上飛機起降的地方,因為有飛機起降,海上於是限制養蚵,放眼望去,幾乎看不到任何障礙物。大鵬灣有茂盛的紅樹林,只要不下雨,晚餐後都會散步至碼頭,或坐或躺,只為了享受迷人的海風與氣味。有時也會在深夜裡躺臥碼頭,仰望星空,或一時興起脫衣下海裸泳,欣賞那帶著燐光的海水,不時在身體四周翻湧著。如果嘴饞,便會游到漁人白天撒下的漁網處,三、五人合力收起漁網,揀選自己喜歡的魚貨。

    老師的照片中,大鵬灣如今已變成了賽車場、輕航機機場、高爾夫球場,四周的漁民因為開發而被迫遷徙或轉業,灣區生態遭受到無情的摧殘,原本的日式建築也幾乎拆除殆盡。一止說她住在屏東,卻不曾造訪過大鵬灣,我想,很多人都有著同樣的遺憾。當時的大鵬灣,雖然保有美麗的風貌,但因為有嚴格的軍事管制,一般人不得其門而入,現在雖然開放了,卻只能透過口述歷史憑弔一二。不禁想問,一切造作,究竟所為何來?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當媒體不在乎真相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泰雅祖靈的呼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