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美國職棒小聯盟有一位體重100公斤身高5’10”的胖球員Jeremy Brown,他因為跑步速度很慢,擊出安打以後,就算有機會衝上二壘,他也只敢跑到一壘。

    有一次,一如往常擊出安打,然後他奮力地跑上一壘。因為衝過了頭,害怕被刺殺出局,所以趕緊回頭撲向一壘壘包。這時,全場都出了笑聲,他以為大家在笑他撲壘的姿勢,但經過場邊教練與對方防守球員的提醒,他才發現…啊!原來,他擊出的是一支全壘打。

    這是2011年電影《魔球》(MONEYBALL)的片段。

    原本戰績墊底的「奧克蘭運動家隊」,總經理比利·比恩Billy Beane)以少許經費帶領隊角逐於美國職棒大聯盟而著名。在幾位好手被有錢球隊重金挖角後,比恩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找來擅長棒球數據統計的彼得·布蘭特比恩透過彼得的分析結果,找到幾位有潛力卻被低估的球員,這些在球探眼中根本只是「瑕疵品」的球員,最後卻幫助球隊創下美聯破紀錄的20連勝。

    在打破百年傳統與各項紀錄以後,球隊仍在決賽中敗下陣來,無法完成冠軍夢。比恩為此悶悶不樂,甚至懷疑過往的努力是否值得,彼得則以Jeremy Brown的故事,幫助比恩看見自己遠被低估的價值。當看見這一段畫面時,很自然就跟自己的生命經驗連結起來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很容易就被眼前的挫折給打敗,每當五蓋罩頂、身心不流動時,很容易就跟過往的受想糾纏不清。不清淨的「受」與「想」,污染了我們的眼神、表情與動作,它讓我們嫌棄自己是「瑕疵品」,讓我們不敢做真正的自己,讓我們忘失自己才是境界的主人。

    因為有法,方能一再於挫敗中,確認自己生命的大方向;因為有善知識的親自教導,才能夠在理想與現實的衝擊下,找到自己的真;因為有同修的護持,才能夠在跌倒之後,又再爬了起來。我發現,當一切回到單純,回到當下純淨的受想,那麼每一次的揮擊都是全壘打,每一次的衝刺,都是朝向最真、最美、最嚮往的自己前進。我想,這應該才是生命的本來面目。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 站長的話:全壘打的英文Home run,有到家、到位的意思。

上一篇:生命原野的吶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弄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