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作了一個夢。

    夢中,為了撿拾洋基隊擊出的一顆全壘打棒球,必須跨越另一個小球場,小球場因此暫停了比賽。經過小球場休息區,裡面坐著的都是軍中要好的同事,但每一個人的臉都很臭,每一個人都在迴避、不跟我說話。

    當時,感覺有些錯愕,因為從來沒見過自己「討人厭」的畫面。

    有一個感覺,如果是義饒益的練習讓自己變成了昔日同袍心中的「異類」,那我寧可成為華人世界的「異類」,特別是聽聞師的開示以後,更加篤定要拋掉中華文化加諸身上的框框與包袱,好好地做真正的自己了。

    經行引導前的說明,將1800年前曹植曹丕「七步詩」的歷史典故,與現實生活中的觸境做了連結。

    連結的地方是「七步」,在生活中,如何透過經行,讓僵硬的身體鬆、沉、落,讓緊張的身口意輕、慢、柔,讓沒有空間的關係變得有空間。

    經行時,體驗的起點是膝蓋與腳底,那是在不可意境中,將注意力往下、離開腦門的緊鬆對流點,從這裡走出吸氣與呼氣之間的空,走出提、移、落動作之間的空,走出每一個關係的空。集體動作中,磬聲取代了人聲口令,磬聲代表一個起頭,代表尊重同修自行決定快慢,直到全部落地,下一個磬聲才會響起。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對天對地交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每個當下的波羅蜜(2012年夏禪第六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