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去師大公園參加【抗議中國暴政—全球同步西藏拉嘎日,追思24位自焚者】的活動,雖然天氣好冷,天下著雨,卻澆不熄每個參與者內心的關懷之情…. 舞台上幾個圖博人手持24位自焚者的相片,一字排開,背景寫著「雪域英魂」、「焚身殉難,絕望的圖博在燃燒」,在呼吸中看著眼前的一切,讓我的內心收縮,吸氣吸入世間的苦難,呼出寂靜含容。主持人說著:「每個自焚者心中沒有恨,用生命來表達更多的呼喚,希望國際可以重視中國欺壓圖博的事實,他們用生命來捍衛圖博的宗教文化、民族文化…」 讀著現場發的2012年1月8日自焚身亡的《索巴仁波切遺囑全文》,內容充滿慈悲,為了眾生、「為了人天導師達賴喇嘛丹增嘉措為主的所有高僧大德長久住世,而把我的壽命、身體化作曼札供奉他們。」殷切地叮嚀年輕的圖博人要努力、勤奮地學習圖博文化,年老的圖博人要弘揚和發展圖博文化、語言、文字、風俗習慣等。幾句話道出了其深層的意義:「英雄末路是為那未盡的壯志;聖徒殉道是為那神聖的呼喚;擁抱生命者豪邁,擁抱死亡者悲壯;不一樣的勇氣,不一樣的喜樂!」 遺囑文字中,還有這麼一段:「我做出這一行為,絕無貪圖名譽、恭敬、愛戴等自私自利的心態, 而是清靜的、虔誠的,如佛陀當年捨身飼虎一般,其他犧牲的藏人同胞也是如我一般,為了真理和自由而捨生取義。」 這讓我想起讀過一個圖博僧人Soepa 在自焚前的遺言 (部分摘錄),「~我將自己的身體作為光之供養,以驅除黑暗,讓所有眾生遠離苦難,並引導所有在過去世曾為我們母親但因無明而造惡行的每一位眾生,前往無量光佛-阿彌陀佛的淨土。我的光之供養是為了所有眾生,即使是蝨子與幼蟲等微小眾生,願他們遠離痛苦並引領他們前往證悟的境界。」 達賴喇嘛基金會秘書長索朗透露,2012年才開始不過40天,已有7名藏人為爭取而死西藏的自由而死,受傷、失蹤人數則不可考。西藏青年會台灣分會的旦金群配強調,這一切種種,都不是藏族對抗漢族,種族式的抵抗;他們真正反對的,是那個「佔領」藏族自由的政治體。於是,火,持續一具一具地燒下去,只盼你我願意在熊熊烈火燒盡前,傾聽他們那千篇一律的訴求 – Free Tibet。 在寒風雨裡我用呼吸聽著圖博人為往生者誦經,聲音低沈而莊嚴,深深地觸動著我的心。再看著圖博人自焚及慘遭中國軍人用棍棒重擊那些雙手雙腳被綑綁的圖博人致死的影片,眼觸達賴喇嘛想到族人的苦難而涕泗縱橫的畫面,我的淚水也不止地流了下來!自1959年中國入侵圖博以來,為了雪域圖博人未來的自由,與藏傳佛法的存續,雪域的許多英雄兒女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啊! 會後主動和《自由圖博學生會台灣分會主席》奉君山(「野草莓運動」的靈魂人物之一)打招呼致意,自我介紹是雨君的媽媽,讚歎他剛才演講的內容很棒!他感慨地說:「在台灣,實在不知道我們可以為他們做什麼?」「我們站出來其實是為我們自己站出來,即使只是一點點的力量,相信天地都知道的!」「就是善念,對不對?」「是啊!這個世間太需要這個了!」 回家後看見一則訊息:「義大利國會今天(8日)通過一項決議,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停止鎮壓西藏,並同達賴喇嘛尊者代表展開對話,緩解西藏局勢。這份由義大利前外交部次長、國會民主聯盟黨議員吉安尼•維爾內帝(Gianni Vernetti)提出的聲援西藏議案,今天(8日)在國會全黨派議員一致贊衕下通過,主要是針對下周二(14日)將在中國首都北京舉行的第十四次歐中領導人會晤進行提案,以求西藏問題成為雙方討論的議題。」 想著師的話:「一個宗教行者一直把世間的苦難放在心上,一直把自己活著的目的放在心上。他面對世間的苦難,是以自己的戒定慧、大悲心來承擔。讓我們變成愛的化身,想像你就是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的心是同體大悲心,見人苦猶如己苦,完全地含容消化,看到別人在受苦,宛如自己在受苦一樣。讓我們盡可能地變成超導體,讓苦流過,用自己的體驗來迴向給這苦難的世間。」 每個為了世間少苦離苦而犧牲的人都是菩薩,都在示現我們活著的人還有很多未了的事情,自己能做的就是迴向清淨的身語意,在沒有信心的地方有信心,在沒有路的地方看到路,永遠有相信、永遠有盼望。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與媒體一同欺罔的政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哥斯達尼加媳婦說台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