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幫老闆圓圓場也是無可厚非,只要堂堂正正勉力而為,外人又有什麼資格對我們指指點點?我以前也是這樣想的。主管叫你寫編業,最初覺得無法接受,抗議無效後,就想啊煩透了每天被唸唸唸,快點寫完交差,然後快點回到正常的採訪。接下來看到報社經營困難,就慢慢也這麼想,報社這麼困難,幫忙做一點編業也是應該的,更何況只有報社還能生存,我也才能繼續當記者實現理想啊…. 當最初的想像被動搖時,連自己也無從察覺,然後就這樣一點、那樣一點,到最後不論是 記者本身、或是媒體環境,都退讓到如今如此不堪的情境。最可怕的是,我們的記者們也變成比什麼行業都無聲、且順從的員工。」 讀朱淑娟記者為何需要為老闆的言行辯護》一文,略有所感。常想: 如果沒有認識善知識,今天的我會漂流何方,誰又能幫忙指點迷津? 如果失去這一批有良心的新聞從業人員,正確的報導將從何得知? 如果沒有這一群呼喚本土意識的前輩,台灣今天會在哪裡? 如果沒有爭取民主自由的烈士,台灣今天又將是何種面貌? 世間的顛倒妄想遍處,一則打人的事件竟然變成全民運動,該監督的、該公評的公共政策、司法正義竟全都消失了,即便是最基本的尊重公民素養也蕩然無存。實在不得不懷疑這背後有著一雙操弄議題的黑手,藉此讓大家轉移注意力,好讓見不得人的法案暗渡陳倉,讓不得民心的政策移花接木。 放任一個個不專業的行政法官在判案,讓行政法院稅務爭訟人民勝訴率不到10%,其他先進國家至少50%,渾然不覺臺灣人對止訟息紛多麼沒出路! 北歐國家租稅負擔比例高到50趴,國民還是心甘情願地繳。台灣從財政部長王建煊時代的19趴,降到現在的10趴租稅負擔比例!歐美各國都將證券交易所得併入個人綜合所得,並採累進稅率徵收,臺灣卻證券交易所得免稅,財產交易所得占綜所稅收不及0.4%,馬英九還全力護航,不惜公然一再撒謊,諉稱「有錢人已繳較多的稅」。 在心亂的時候,在無力感的時候,我要跟誰親近? 當國家面臨潰散的時候,國民應該跟什麼樣的價值站在一起? 民主應該是最後一道防線,而民主的常識教育已迫在眉睫。唯有呼喚人們親近善知識,呼喚人民和民主站在一起,才不會讓台灣價值在自己的手上流失,才不會讓讓台灣母親再次流產。


    普世價值 / 濫權瀆職

       

上一篇:石牌菜市場的難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燃燒的雪域英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