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再次地感謝您了先生。 這幾年隱藏在人群中偶爾沒自信地說說自己的聲音,然而最能與我長談的一位朋友,有著極虔誠的信仰的朋友,每回想與她深入政治話題皆不可得,竟是您的文章解了我的惑。 我們同樣肯定慈悲,但是在實踐上怎會如此南轅北轍?這種相愛卻其實相隔的裂溝,讓人每每難以平靜。 於是,今日的疑惑,暫且在這篇文章中解渴。 格友在讀過《宗教師的責任》後,留下了以上感人的心聲。其實,她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弟子想要向師傾訴的肺腑之言。 這一年多來,弟子們的變化真的很大。在師的引導下,每一位同修從過去對公共議題的無感、遲鈍、誤解,到今天每個人都將公共議題變成自家的事,個個對社會上的不公不義如數家珍,且能精準地點破迷思。每一個人也都變得非常敏感,只要是違反普世價值的歪理,同修們馬上就能嗅出言論背後的企圖,就像一脈聽見趙少康與尹乃菁,用假見證在北台灣騙吃騙喝一樣。 這讓我想起12年前以「古巴飛彈危機」為主題的電影《驚爆13天》(Thirteen Days)中,有一幕美國駐聯合國大使Adlai Stevenson挺身舌戰蘇聯駐聯合國大使Valerian Zorin,Adlai要他回答:「你否認蘇聯在古巴有設置飛彈基地?是或不是?不要等翻譯。」 在此之前,Adlai被美國軍方強硬派視為軟弱、沒骨氣、無用之輩,只會丟美國人的臉,連甘乃迪總統的弟弟,司法部長巴比都想換掉他。反之,蘇聯大使Zorin則是舌燦蓮花,在聯合國大會佔盡了上風。然而,Adlai一個簡單卻又充滿信心的問題,卻困住了蘇聯大使Zorin,接下去所有「顧左右而言他」的動作,只是一再暴露出自己言不由衷的心虛。 謊言之所以能大行其道,是因為從來沒有被挑戰、質疑過。很多人會擔心淪為口水戰,也擔心自己的知識不夠豐富,不足以應付伶牙俐齒的長篇大道理。其實,重要的是迴向自己對普世價值的篤定,迴向自己對人皆嚮往「不妄」「不害」的信心。有信心的人,即便不說一句話,單是眼神就能讓虛妄的人為之膽怯。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烈士未竟的志業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善知識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