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聽完白色恐怖的悲慘故事後,某位女士表達了心中的不以為然,她認為修行應該是講慈悲,而不是談政治,且將228、白色恐怖這筆「結構」的帳,全部歸咎於蔣介石一個人頭上,根本有失公允。可以理解這位女士的「義正辭嚴」,因為她代表著華人宗教界普遍存在的認知,完全不知道絕對的權力要負絕對的責任! 他們認為:幫助受難者療傷止痛,才是慈悲。反之,積極審視過往歷史,探討公權力濫殺的緣起,並非佛陀、上帝的本懷,也偏離了宗教。 因此,華人世界的宗教家,有志一同將「噤聲」裝飾成「聖默」,將眼前的「苦難」解釋成「因果」,將「貪生怕死」美化成「與世無爭」,更把走上街頭、追求普世價值、伸援異議人士的修行團體,都一個個醜化成了「邪魔外道」。他們普遍認為:「現世」不可能有「淨土」,人們終將「帶業」往生,也只能在「極樂世界」獲得重生的機會。在他們的心中,「淨土」是來自「眼不見為淨」。 難道,這真是人們走上修行這條路的初衷?當世間質疑宗教只為君主、皇帝服務,卻從來不為人權、不對不公不義說一句公道話時,行者又該如何為自己辯駁? 事實上,遠在德國,早在二戰後,當初那些自稱「基督徒」、一味「聖默」迎合希特勒殺害猶太人的德國人,都受到了後人強力的譴責,因為他們為了自己的方便、利益,竟然為希特勒的行為解套,出賣了上帝與教會。然而,另一位接受上帝所賦予的使命,堅持「制止」不公義行為,最後被希特勒處死的德國牧師潘霍華,卻受到後人景仰… 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 1906.2.4-1945.4.9),德國路德會的牧師,曾公開反對希特勒。他說教會不應該「只為那些被車輪輾過的人療傷,而是要往車輪插入一支鐵棍,使它無法再傷害人」。 潘霍華牧師心中的神學使命,就是承擔責任,一肩挑起世間的苦難。背上十字架的潘霍華牧師,相信當人們受苦時,上帝也在受苦,只要能為世間少苦、離苦,他現在就願意粉身碎骨…而這才是修行人的氣魄啊!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警察國家的消音動作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鐵漢放聲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