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長輩的電視機故障,請原廠技工到府維修,長輩說話有濃濃的鄉音,年輕技工幾乎聽不懂長輩在說些什麼。事實上,我也是花了好多年時間,才逐漸弄清楚山東土話裡的某些特殊用語。 這真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當初從中國逃難到台灣的外省人,即便當時都很年輕,但在台灣住了六十幾年,卻一直使用著家鄉的方言,從沒學說華語(國語),更何況台語了。沒讀過書的長輩如此,當時的高官也是滿口的家鄉話,但他們卻用濃濃的鄉音告誡台灣人不准說方言,殖民者高高在上的心態,顯露無遺。 正在修理時,技工的電話響起,也預約了下一個客戶的修理時間。藉此問他一天要跑幾個客戶,在這家公司做了幾年,滿意目前的工作嗎…兩人的話匣子也從這裡打開。 年輕技工談起任職的公司與資深前輩時,臉上的神情洋溢著幸福,話語中也處處流露著感恩之情,而這樣的迴向也讓聽者動容不已。 帶著愉悅的心情到小公園經行。觀息時,年輕技工的微笑浮現腦海,一個落腳,氣就跟著鬆開的橫隔肌沈了下去。肩頭鬆了、手臂鬆了、大腿鬆了、脊柱鬆了,一股清涼隨著吸氣湧上百會,受用了。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 站長的話:中國國台辦常務副主任鄭立中來台趴趴走,帶著一頂白色棒球便帽,金邊眼鏡的圓圓臉上堆滿笑容,走了台灣340多個鄉鎮,一路穿著白夾克、白襯衫和黑長褲,上山下海走訪農漁村,聽農漁民的經濟生產過程和產銷通路的需求,身段柔軟,偶爾還用不輪轉的台語說聲「多謝」,「入島、入戶又入心」,有計劃的在台灣各鄉鎮區成立台灣工作對口小組及分區聯絡人,目標是「縣市有工作幹部、鄉鎮有幹事、村里有窗口」,工作目標為「統戰農林漁牧、推動島內工運、經營學生組織」。在鄭立中身上,只要不去想中國從不放棄使用武力以阻止臺獨的企圖,就看不到中國有任何殖民的憍慢。

上一篇:俠骨柔情郭振純前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深知被殖民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