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記得很小的時候,有一天夜裡,香蕉大王吳振瑞帶著電視等貴重的家當來敲門,他跟爸爸說:我現在只有您能信靠了…。他把孩子託付給我父親,從那以後,我們電話就被監聽了。」

    「你知道嗎?早期的台灣,香蕉外銷日本,帶來巨大的外匯利益,但是蕉農卻是最可憐的被剝削者,吳振瑞當時擔任高雄青果聯合社主席,為農民請命,剔除大半出口商經手的暴利,從此改善蕉農的生活,吳振瑞也因此贏得『蕉王』的美譽。」

    既得利益的出口商,想盡辦法要獨佔香蕉市場,利用政治力量打壓吳振瑞,甚至陷害其入獄,這位台灣香蕉銷日的重要推手,不意捲入黨政高層太子派與夫人派的權力鬥爭,含冤入獄,還被迫捐出全部財產給國民黨政府,日本轉而從菲律賓進口香蕉,台灣香蕉從此失去獨占日本的優勢,蕉農王國不再,蕉農們再次回到貧困的生活…。

    兩年前第一個以政治迫害為主題的音樂劇「金蕉歲月」登場,故事描寫的正是台灣蕉神吳振瑞。(相關報導:2010-06-11公視中晝新聞 舞台劇《金蕉歲月》見證香蕉產業興衰

    聽著小說般的情節,心無比的痛啊,這樣的真人真事,竟然就發生在我們的週遭,而我從來都不知道,台灣的香蕉大王竟然也遭逢冤獄,更無法想像的是,香蕉王國的大好光景,就這樣被犧牲掉了,這背後的妖魔政權真的是太無法無天太對不起台灣人民了,我深深的吸一口氣,放鬆的呼一口氣,微笑,永遠不嫌知道得太晚,晚知總比無知好。

    1965至1968年台灣平均每年就出口香蕉35萬公噸,而且當時農民一公斤實拿超過4元嗎,這是45年前的價格,45年前一個平民吳振瑞帶領民間團體─高雄青果運銷合作社,將香蕉大量銷日,為蕉農爭取龐大收入、為國家賺取巨額外匯,促使農村一片繁榮。去年農委會主委陳武雄傲人的成績竟只剩6100多公噸,不到當年蕉大王吳振瑞的2 %。

    1996年7月15日,已故香蕉大王吳振瑞逝世。

     


    普世價值 / 黨政分際、行政中立

       
  • (相關影片:金蕉歲月舞台劇採排記者會1/32/33/3

    1969年3月7日,爆發的「剝蕉案」轟動一時,又稱「金碗案」,此案主要是利用吳振瑞為工具,砸掉「夫人派」第一號人物央行總裁徐柏園。媒體爭相報導,喧騰海內外。

    當時正值蔣介石高壓統治、太子蔣經國準備接班的年代,媒體報導統一口徑,所有輿論直指時任高雄青果運銷合作社理事主席的吳振瑞,誣指他剝削蕉農、賄賂高官,故稱「剝蕉案」,涉案的一干人則被稱為「蕉蟲」。

    新聞報導羅織罪名,極盡聳人聽聞之能事,無任何平衡報導,社會大眾多認為吳振瑞是十惡不赦的大蕉蟲,一時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多數農民則不管相信與否,都對吳振瑞心存好感。因為在他主持高雄青果社的十年間(1960─1969)台灣香蕉一片榮景,蕉農確實賺了一些錢。

    吳振瑞主持青果社時期,香蕉在日本市場佔有率為百分之九十,年出口量高達二千七百萬箱,每年賺取外匯六千萬美元,創造台灣蕉農的黃金歲月。高屏地區的蕉農,尊稱吳振瑞先生為「蕉神」。「蕉案」發生後,年出口量一下子降為七百萬箱,其後更是一蹶不振,終至今日幾已絕跡日本市場。

    「蕉案」發生的近因,:其一是吳振瑞得罪了青果輸出公會(此由連戰的親家青果大王陳查某等人掌控)。吳振瑞推動「五五制」之前,台蕉輸日權完全壟斷在青果輸出公會手上。蕉農任憑盤剝,根本無利可圖。「五五制」施行後,青果社爭回一半輸出權。台蕉出口,少了一個「中間剝削,特權壟斷」的一關。這當然阻礙了陳家的財路。

    其二是吳振瑞得罪了當時蔣經國面前的紅人李國鼎,人稱「律頓」事件。律頓公司代理美國紙箱機械的一家公司,經理為李國鼎之弟。按當時台灣香蕉係以竹籠包裝,律頓以要幫助改進台蕉的一貫作業,應立即改用紙箱為由,依恃其高層黨政背景,以強硬的態度脅迫吳振瑞簽約。吳振瑞認為條件太苛,是「不平等條約」,當場反對。於是吳振瑞與李國鼎之間,展開「紙箱攻防戰」長達兩年,最後吃虧的當然是吳振瑞了。

    其三,吳振瑞是國民黨內鬥的犧牲品。蔣經國當時即將昇任行政院副院長,接班態勢已明。眼前妨礙小蔣登基的,就是宋美齡。而時任中央銀行總裁兼外貿會主委的徐柏園,是宋美齡的親信,為殺殺宋美齡的氣焰,莫過於借勢向徐柏園下手,這樣財經就完全掌控在小蔣手上了。徐柏園是同意「五五制」的關鍵性人物,當時青果社贈送的金盤,讓小蔣找到了羅織罪名的機會,於是爆發了家喻戶曉的「金盤金碗案」。

    1972年5月10日,高雄青果社舞弊案最高法院判決確定。吳振瑞被判刑二年六個月。二審時因查無舞弊情形,故以違反政府依國家總動員法所發禁止黃金買賣之命令判刑。這裡必須要一提的是,所謂禁止黃金買賣係指「純金金塊」而言。而青果社向銀樓購買的金碗等乃屬「黃金飾品」,並非「純金金塊」,根本無所謂違法,故改以背信、侵占入罪。但當時贈送金碗給有功人員,是經過社員大會通過,授權理事會處理,何來背信,侵占?可見剝蕉案全然是個冤案無疑。

上一篇:生出永遠單純的自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用「托缽的精神」當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