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帶著寂靜的心,跟芬香前往台教會辦的「刑法一百條修正二十周年」座談會--衝破黑名單與台獨結社權,去補足這段關鍵的歷史吧! 《中華民國刑法》第100條(內亂罪)規定: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首謀者,處無期徒刑。(第1項)前項之預備犯,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第2項) 1920年代末期,由國民黨核心分子所組成的國民政府頒布此規定。1947年二二八大量屠殺台灣菁英後,繼續以此條文無限上綱羅織罪名,只要主觀認定是台獨或親共言論皆觸犯此條文,造成許多白色恐怖事件,很多人入獄、很多人被列入黑名單不准回台。 1991年100行動聯盟成立宣言裡提到,「在民主國家之中,構成叛亂的要件只有武力武裝,凡無此要件者,其他任何活動都不能說是叛亂,更沒有所謂『言論叛亂』、『思想叛亂』或『陰謀叛亂』這類空泛不實的罪名。」 1990年代,在李前總統、民進黨、台灣建國運動組織、學界及一〇〇行動聯盟等社會運動團體的努力下,先有1991年停止動員戡亂時期,「懲治叛亂條例」也在獨台會陳正然事件引發學生騷動後廢止,剩下「刑法一百條」的抗爭工作。 1991年10月9日台灣學界、醫界與社運界共同組織「一百行動聯盟」,呼籲廢除箝制政治言論自由的刑法第一百條。由於這項抗爭行動是以反制閱兵為策略,政治氣氛緊繃,朝野各黨終對廢法達成共識,抗爭行動方改在台大醫學院門口定點靜坐抗議。1992年5月16日折衝修改為僅限於「以強暴、脅迫方式」進行「叛亂」者方會受到追訴處罰。從此沒有黑名單,台獨正式獲得結社權,言論自由得到確保,台灣民主化跨出關鍵的一大步。 今天的座談邀請當年「一○○行動聯盟」的主要成員參加,大家都感慨歲月如梭,當年爭取來的民主又被馬政府搞得倒退嚕。 林山田教授已往生,太太代為呼籲「勿再燃燒法律以照亮政治」。當年林山田認為,從民主憲政的觀點,到底什麼樣的政治言論是允許或不允許,不能用司法來判決,如果透過政治的司法來判決,無疑是「燃燒司法、照亮政治」。 陳師孟教授也說沒想到修正一百條,最大的獲利者是馬英九,否則現在的行為就是「通匪」,另外批評民進黨519街頭運動沒有學習前人經驗,缺乏清楚的訴求、抗爭要有策略和方法,一定要達到某些訴求才能退,如果是他,會在兩週前邀請三個反對黨黨主席去找馬英九,要求:就職文告不可以提一國兩區、不能開放美牛、台電未改善前不能漲價等,同時通知媒體,馬總統不答應就坐下來抗議,一定要有收穫,不是上街頭喊喊辦個晚會就好了。當年利用對方要辦活動(閱兵,現在是就職)我們來搞破壞逼他退讓,口號和訴求要很清楚。 廖宜恩教授說20年過去了,國家機器壓制的本質不但還在而且更嚴重;司法仍是政治的工具,只是現在用貪汙圖利的罪名迫害反對黨,扁案、謝清志的南科高鐵減振案、張燦鍙的台南運河整治工程弊案…都是;另外馬英九不斷掏空台灣,教育上強化文言文掏空台灣文化主體性、外交上透過一國兩區掏空台灣主體性、經濟上依附財團,以政策迫使眾多中小企業無法生存或移居中國,掏空台灣的產業與就業機會,形塑「中國是台灣唯一出路」的假象,為統一舖路。 他很感慨說:林山田晚年曾著書要求ㄚ扁清算國民黨過去的罪行,但到了林過世,民進黨一樣沒有實現正義,讓當年加害我們同胞的人受到懲罰。 陳婉真很謙虛的說:在不平凡的年代,一個平凡的人也會做出不平凡的事。當年名義上解除戒嚴,事實上並沒有,台獨建國聯盟成立時有十二位召集人就是準備前仆後繼一個一個被抓,沒想到國民黨一口氣全部抓起來,還好外面大家的努力才讓他們釋放。 他感慨的說:台灣人被矇蔽太多,對自己的歷史都不知道,他很想知道當年日本是如何教育出這麼多的二二八菁英,他相信只要我們不妥協,人民的意志力出來,就沒有什麼好怕的,我們要洗刷國民黨的愚化、毒化教育,他正著手寫「離亂十年1940~1950」,希望記錄珍貴的史實。 李應元說:這二十年透過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台灣主體意識有相當進展,今年三月TVBS民調,廣義的台灣人已經達到94%(自認台灣人54%,自認台灣人也是中國人40%),如何衝破一國兩區是我們下一個努力目標。 他認為政黨有政權競爭的考量,反而不如民間社團,社團無所求犧牲奉獻的形象更有說服力,只有公民意識提升才能確保我們的民主法治,阿扁時代國民黨佔國會多數席次,很多法案都通不過。 黃華坐四次政治牢關了23年,今年74歲,他很浪漫的說:從1987年後我的人生都是撿到的,年紀大體力差但意志力一樣,我現在要把台灣人的故事寫成小說,希望年輕人能看到,如果魏德聖能拍成電影那就太好了。 張燦鍙提到被抓時面帶微笑,因為終於回來了(在美30年)也相信遲早會出來,他說土城看守所應該是學歷最高的(一口氣關了四個博士),他呼籲我們要活出優質的國家內涵(民主政治、文化、主體意識…),目前只有自由之名,真正自由的內涵和精神有待落實。他希望看到台灣人具有希臘的理性精神、羅馬的法治態度和宗教家的慈悲為懷。 今天看到好多前輩都很熱情很浪漫,如同王明哲深情的唱出他的創作曲「榮耀的日光」和「阿母的背巾」,讓全場充滿愛的光輝,有一種好熟悉好溫暖回家的感覺。 台灣我的母親,我不能讓你再受一點委屈了,望著很多白頭的父執輩,他們已經為台灣民主付出一生,內心深深的承諾,我們要接下這個棒子,將意志力和犧牲奉獻的台灣精神傳承下去。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島嶼胎記春之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共譜生命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