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晚很特別---覺得徐媽媽好美!當她被大家逗笑、笑開懷很是靦腆時,那是一種鬆、有信心的感覺;而徐自強---感覺他還在適應與人互動這塊,甚至察覺他回應問題時,彷彿還需要花點氣力讓大腦思考迴路迅速活躍起來的狀態。 他很真、不造作、也很可愛就像徐媽媽說的:『他最近再看到同學、朋友、親戚時都覺得別人全部都變老了,他還以為自己(徐自強)還沒老(態)』哈哈哈~全場哄堂大笑。是呀!16年!真的好久呀!最是璀璨精華的時間! 我請問他邱和順(放封時的麻吉朋友)在他離開北所時有沒說些什麼?徐自強說『邱和順要我出來以後加入他的志工團(邱和順保庇志工團)』(呵呵又是哄堂大笑到不行)我說:那待會要來按讚喔!同時馬上也有朋友說要教徐自強電腦。 而他提到兩件獄政,一是陳定南任法務部長時改善獄中某一些幫派問題(不見得人人會去參與,像他就沒有,因為本就不是在混的)但裡面是犯人管犯人,譬如曾經有性侵犯被犯人們組成的法官、辯護人、檢察官審判後甚至後面還有(他說不能說)私刑懲罰。後來是因為陳部長「盯」帽仔(指法警或獄卒)才沒有這情形,之後就由「帽仔」來管)。過程裡有人好奇提及獄中召妓一事,他說是有此一情形(彷彿這也是一般國際社會會談論的議題),另一是1994年馬英九當部長時開放「香煙」與電器使用(他說用的是電池~我想那應該是小型、桌上型風扇、收音機、電視吧)。 而徐先生在兩坪不到的空間裡,跟同住的受刑人各過各的生活,他就是看書(有時一本書看好幾遍),(雖不擅長)回信給聲援的(不認識)朋友。 他承認他從一開始的怨恨甚至連家人親人說的「我相信你沒作案」這句話也是不會相信的。我請問最近我們在法庭聽審,當陳憶隆跟黃春祺說一些「痟話」時(他們昧著良心說忘記了、不知道,或許是因為想維持可以活著的一線希望,而繼續糾纏、不讓徐自強案情明朗、回復清白),聽審的我們會搖頭甚至小聲斥責,那當時你怎麼看待他們的?他說:我想他應該「起痟」了,他只是想要活下來。——這真的是經歷風霜後的善解! 他說:他會覺得現在彷彿作夢一般,當然也會擔心哪天夢醒,以前他每天就是過好每一天(他說這也讓他記憶力變差),不會多想未來如何,目前就是知足滿足地過日子(他說他沒想太多~的確!還需要打官司呢!),就像之前在獄中每當看到自己的親人來探監時的感恩是一樣的,對自己的親人滿是虧欠,但他感謝能見到他們健康順遂~此時我彷彿聽到師說的:每個當下就是最好! 而最令我佩服的莫過於他拒絕公設辯護人來談交換「認罪」(已羈押超過15年,只要認罪等同釋放)!這如同蘇建和當年拒絕特赦一樣!我想他們如同還在獄中的邱和順大哥一樣,他們相信真理道路生命!他們拒絕無理與無禮的司法之於他們的迫害,他們要以身試煉台灣的司法正義!經過今晚洗禮~內心期盼台灣早日步入公平正義的正軌,而自己也更加珍視所擁有的,真的~自己是何其有幸呀!!也願自己盡點微薄力量,期待邱和順大哥也可以早日重獲自由。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正在進行文化大融合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在家當小人出外做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