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昔日軍中同袍拜訪部落格之後,在臉書上留下了訊息:「你救不了全世界的,常常對你感到不捨,胸懷大志不能伸,就讓我們好好健康的過日子吧。」讀老同事的溫馨留言,但心裡面的感覺卻是說不出來的怪。我想,他的意思可能是希望我不要再「作夢」了。 回想以前軍中的日子,雖然經常能和老朋友把酒言歡或吐露苦水,但彼此之間卻從來沒談過理想。或者是說,除了無止境的擾人現實,根本就沒有所謂的理想。退休以後,國家給了軍公教這一群人「活得越久,領得越多」的終生月退俸,這下子,除了養生,似乎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了。我們清一色地承襲了上一代的職業,全盤接收了老東家國民黨一手建構的思想體系,然後再將黨國一體的價值複製到下一代的身上。除此之外,我們不曾想過另一種可能。 然而,沒有理想、沒有夢想的無價值感,會讓人感覺到不舒服。英明的統治者知道軍公教需要出口,需要一個繼續支持國民黨的「無愧」理由,從此,唾棄「貪腐」的扁政府便成了廉價且「正義」的護身符,擁護「中華民國」成了不可顛覆的集體意識,而「與世無爭」更成了對公共議題不沾鍋的絕佳遁詞。 老同事對我不滿於現狀感到不捨,也對我衝撞既有的黨國體制感到不解,他要我放下所有的理想與夢想,重新回到那熟悉、多數又安全的現實中。或許,唯有如此,他才能確定他是站在對的位置上。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台灣司法再度犯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更八審宣判無期徒刑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