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的遊行,走在從松山菸廠出發的「要生存大隊」之中。大雨,下下停停,雖然澆不熄中南部兼程北上「老一輩」台灣人的熱情,但也擋不住忠孝商圈年輕族群的逛街人潮。在台北都會區,美牛瘦肉精、油電雙漲等民生議題,呈現出來的竟是南北兩樣情。 回到家,太太轉述女兒來電,說她下午穿越遊行隊伍時,被遊行的老阿伯敲了一下腦袋,很不爽。太太說話時的不屑神情,大概就是泛藍支持者對519遊行的態度。在他們眼中,馬政府的低民調數據,都是因為本土政黨與媒體的炒作,而所有對馬總統的叫罵,只會讓他們感到心煩不已。 事實上,若要泛藍支持者同聲譴責馬政府,簡直是痴人說夢,因為他們向來清楚自己的利益所在,更不可能改變支持「主子」的心意。這些人早已具有殖民者壓榨、剝削別人的「氣質」,他們將「冷血」的價值觀傳給了下一代,並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奴役別人」時能青出於藍;這些人不擔心民調數字,也不在乎民怨四起,他們相信只要能繼續掌握資源分配的優勢,就能安撫黨內的反彈聲浪,就能在下一次大選中獲得勝利。在他們的心中,外省人不可以背叛來自中國的政黨,國民黨不可以自己搞分裂,當然也不會有所謂的「含淚、含恨」投票。換句話說,黨國體制給了他們足夠的利益,他們在乎的是對黨國體制的忠誠,遠遠遠超過對民主、對第一等公民的嚮往。 孩子或可抗議老阿伯敲她的頭,卻不能不知道台灣今天的自由,就是這些老阿伯當初走上街頭爭取來的。這些人,一走就是幾十年,從年輕力壯走到人老氣衰,即便一再被公權力打得頭破血流,也不曾後悔走上這一條路。沒有跟這些老阿伯走在一起,將永遠不會明白他們其實活得比我們更有尊嚴,永遠不會知道他們所堅持的理想其實比我們更具價值。 行走在忠孝東路的遊行隊伍中,像我一樣具有外省第二代身份的人並不多,但不表示兩個族群不可能融合為一。就像23年前的今天,詹益樺在鄭南榕出殯的行列中,同樣也為了爭取自由,追隨他的外省朋友自焚了。他們戰勝了恐懼,也都成為後人的典範,而象徵自由與族群融合的火炬,穿透了總統府前的層層拒馬,照亮了整個台灣。


    普世價值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只管給出深情的浪漫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走得好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