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聚會,觀賞了一部影片《火線任務--台灣政治犯救援錄》。影片結束前的旁白有段話:「90年代,台灣最後一名政治犯走出綠島監獄,2000年,台灣被美國Freedom house(自由之家)評定為完全自由的國家。」看到這裡,心裡隨即浮現一個疑惑: 當初的「造業」政黨,至今仍在執政,而這樣的台灣,有可能自由嗎? 事實上,台灣雖然已走向民主化,解除了長達39年的解嚴令,釋放了所有的政治犯,但司法系統人事依舊,偵查、檢調與審判的手法仍沿襲戒嚴慣性,此所以解嚴後的1988年,蔡有全、許曹德的「台灣獨立案」仍被判重刑入獄,1992年刑法第一百條修正後,仍保留箝制集會遊行的惡法。除此之外,檢察官的濫訴、法官的亂判,時有所聞,更惡質的是政治介入司法,暗合人事陞遷系統與黨意,濫權羈押,放任政治與媒體指導司法辦案。反之,國營事業圖利自肥,特偵組與廉政署則從不過問。 人民的恐懼心理與「造業」政黨箝制自由之變相手段,依舊瀰漫於整個台灣社會之中… 當國中老師在教室中播放《牽阮的手》給學生看,介紹台灣民主發展史的時候,卻又必須顧忌其他老師經過教室時的異樣眼光。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自由? 當女兒告訴老爸爸,她跟老爸一樣非常關心國家大事時,老爸爸卻擔心孩子的學校工作可能不保。老爸爸的心,自由了嗎? 當中研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黃國昌呼籲拒絕媒體怪獸,卻遭到國民黨立委蔡正元威脅砍中研院預算。我們的言論,真的自由了嗎? 當人民要上街向馬總統嗆聲,表達心中的不滿時,全台灣各地卻有許多里長在「安撫」里民出遊,而總統府、北市府也大範圍管制,剿撫兼施,讓抗爭群眾難以接近總統府。人民集會遊行的權利,被尊重了嗎? 當吳伯雄銜馬總統之命向中國輸誠,以一黨之私向胡錦濤表達「一國兩區」的政治意圖時;當所有官員口徑一致,強調憲法概念就是「一國兩區」時…他們心中可曾想過住民自決?2300萬的台灣人民,果真有決定自己未來的自由嗎? 當我提醒太太,台灣的負債很嚴重,加上隱藏性負債已高達23兆,有破產的危機。太太卻說我是危言聳聽,真的有危險,專家學者早就已經發出警告。真相是專家學者早已發出警告,但當政府刻意隱瞞重要資訊時,人民「知情權」在媒體煙幕迴避下,被模糊失焦了。關於我在部落格寫些政論文章,泛藍太太除了嘲諷,竟也非常在意我用的是否為真名,原來恐懼在台灣是跨越藍綠的。 這兩天,有人在部落格中指稱我是政治狂熱份子,太太嫁給我這種人真是可憐。我想,在白色恐怖時期,絕大多數的政治犯與救援者,都被貼上了類似的標籤,人們避之唯恐不及。恐懼,就在無聲無息之中,吞噬了你我的理想與夢想。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學習「一領一」的托缽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你無法囚禁我心靈—禮敬陳孟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