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朋友寄來一封電郵,信中分享的是藉孫運璿貶低阿扁一家的文章。其中,有一段是這麼寫著… 「台灣光復,日本人臨走說:『三個月後台灣將是一片漆黑。』但是孫運璿三個月後替台灣『重新找回光明』,民國五十五年台灣的供電普及率已高達百分之九十七,領先許多先進國家」。 日本人何以預言台灣將是一片漆黑? 事實上,1941~1945年間,中國人對台灣經濟的財富與複雜性並不瞭解,是美國對台灣的研究引起了中國的注意,而這也刺激了他們分贓台灣戰利品的興趣。戰後的中國,在經過相當一段時間之後,才發現台灣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金銀島」。 1945年,首批國民黨軍隊到台灣。他們開的是沒收來的車子,他們將所有重機械拆散,把電線金屬類全部除去,即使連門上的金屬框和屋頂也不放過,然後全數運往上海。原本工業設施的重地,最後只留下一些空架屋。 在台北和基隆兩地,白天,台灣人和日本人埋頭苦幹想把被炸壞的公共設施修復起來,可是夜間那些穿著軍服到處流浪的軍人卻把幾里長的電話銅線剪去,把剛埋好的地下水道鐵管和消防栓鐵管通通掘起。火車連續發生幾次嚴重的車禍後,人們才發現,原來那些「解放者」把鐵路的自動開關和信號設備都偷去當破銅爛鐵賣掉了。 人們不追究將文明台灣掠奪一空的國民政府,反而去歌頌「重新找回光明」的孫運璿,這樣的論述不顛倒嗎? 友人中又寫說:「天下雜誌創辦人殷允芃指出,誠懇、踏實、苦幹、執著、勤儉是孫運璿的特質,孫運璿跑遍了大江南北,走過了艱辛的時代,使他時時刻刻以家國社稷為念。對各個角落的百姓,無論多麼貧窮偏遠,都有感同身受、民胞物與的真誠關懷。這才是阿扁應該比較與學習的地方」。 讀這段文字,一時之間,分不清楚孫運璿到底是封建制度的宰相還是民主國家的公僕。如果是公僕,這就是他食人俸祿應有的本分,有需要這樣歌功頌德給人民主人看嗎?更何況孫先生是兩蔣威權體制下的技術官僚與政務官,在那個戒嚴的年代,在那個特務機關嚴密監控的年代,在那個不知民主為何物的年代,在那個資訊完全不透明的年代,在那個風聲鶴唳、噤若寒蟬的氣氛中,除了孔宋家族與蔣家,有誰膽敢造次?如此標榜孫運璿的「清廉」,不過是國民黨與其媒體的選舉造勢罷了! 我們不需要一個高於五院的總統,我們需要白紙黑字的契約來監督總統;我們該看的不是競選廣告,我們在意的應該是當選人政見的履約保證;我們行使的不應只是選舉投票,而是認清自己才是主人,清楚告知政府我們要的是乾淨充沛的水資源、乾淨充沛的土壤、乾淨充沛的能源,以及乾淨充沛的空氣。除此之外,我們在意立國的精神,反對強迫別人接受沒有靈魂的憲法,我們強烈要求立法院制訂一部讓人民感動得痛哭流涕的憲法。 「孫運璿過世前,常常一個人難過不講話,或是看了新聞之後猛搖頭,女兒孫璐西說:『他不能理解,他住了一輩子的台灣怎麼會變成這樣?』這才是陳總統要回答的問題」。 關於蔣經國主導的美麗島事件,時任行政院長的孫運璿曾說:「高雄暴力事件絕非官民衝突事件,而是少數分裂分子毆打執行公務的憲兵與警察…」一個沒有人權概念的政務官,一個向威權低頭、妥協的靈魂,即便在生前接受上帝最後審判之際,竟仍不忘遮掩自己的懦弱,將責任推給別人。 這封信的最後,朋友邀請大家傳遞這篇文章,讓社會價值導正過來。 凡事推給阿扁承擔,幾乎已經成為台灣689萬人集體良心的救贖,難怪國民黨立委羅明才對父親羅福助發監執行前落跑一事,也撂下一句:「一切都是阿扁惹的禍」。好一個廉價、虛偽又顛倒的價值觀啊!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事情總算明朗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虔誠聆聽天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