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Youtube看了一個Netflix的紀錄片,Knock Down The House | FULL FEATURE | Netflix,講的是2018年美國眾議院初選中,全新國會(Brand New Congress, BNC)推出30位候選人的競選過程,其中最有名的,就是29波多黎各裔左翼巨星AOC (Alexandria Ocasio-Cortez),她也是此次初選BNC所推出的候選人中,唯一選上的。

    AOC充滿爭議,她的選區(皇后區和布朗克斯區),是民主黨鐵票倉,該區代表Joe Crowley已經連任10屆(1999-2019)眾議員、且是當時民主黨眾議院黨團主席,她顯然在挑戰民主黨的既有勢力。對手Joe Crowley有幾個弱點,他以往都沒有經過初選,也不住在這一區,在華府久了、難免給人一種不接地氣的菁英氣息,對比AOC在這一區長大,有黑人和拉丁血統,西班牙語流利,年輕、熱情無畏、親和力強、善於溝通,她的生命經驗貼近一般選民,大學畢業後揹著學貸,加上父親去世,她除了在NGO工作,也必須兼職當餐飲服務員,貼補家用,保住從小住的房子。

    所以,她這場選戰打贏的關鍵,並不是左或右,而是上跟下,她讓選民覺得,長期在華府的菁英派,爭取的是大企業大財團的利益,而不是地方選民的利益,選民值得更好、更在地、真正與他們站在一起的候選人。就這樣,她成了政壇黑馬,贏了這一場她自己都不太相信會打贏的選戰。

    當然,她的政治立場,不論是環境、徵稅、移民、健保、反貧窮、LGBTQ平權…等,基本上會被定位成太過左傾、激進、社會主義,而被右派妖魔化,但我從紀錄片中看到的她,就是很有熱情、很親民、很會表達,有吸引人的特質。

    對照她,讓我想起台灣的賴品妤,只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就打贏了選戰,28歲的年齡,進入國會。她在訪問中說,被徵召時,她有猶豫一下,她當時考慮的點是,她能不能以自己原本的樣子來參選?前老闆林昶佐影響她很深,當初林昶佐要出來選也有顧慮,我該不該改變我自己,變成選民更能接受的樣子?後來他決定就帶著他樂團主唱的長髮,以原本的自己來參選。賴品妤說:如果只有我自己,我可能沒有勇氣,但因為前面有人走過了(指林昶佐),所以我才能夠站出來。

    賴品妤沒有刪掉她過去貼在社交媒體上的那些cosplay的照片,或是清涼的泳裝照,可愛的制服照,就用她原原本本的自己,來投入選戰。她的說話、一舉一動,都給人一種很自然、很真誠的感覺,我覺得,那就是來自於一種內外一致性。她選贏那天,穿著一襲裙裝,去立法院上任的第一天,剪了短髮、穿了西裝,不論是哪種打扮,都覺得她是真的喜歡那樣的穿著,也喜歡她自己在做的事情,而不是去迎合別人的期待,更不擔心別人會怎麼看她。

    主持人提到清涼泳裝照,她說,那是跟家人出遊的照片,他們家庭的管教方式,真的就是完全讓孩子自己去探索去嘗試,她稱之為放任式管教,所以,當初民進黨來問她爸爸(前立委賴勁麟)的時候,爸爸就說,這我沒辦法,我說左她就會做右,你們自己去跟她談。更早以前,當她因為參與社會運動被捕,當時也是社團朋友拿了保釋金去保她出來,她父母從不過問,通常也是看了新聞才知道女兒做了什麼。她念高中時就搬出去住了,為什麼?就是想自己住啊!一開始父母有幫忙房租,後來,都是靠自己打工賺錢,真的很獨立,難怪也覺得她很早熟。

    (賴品妤專訪 https://youtu.be/m_8GLFFzyU4

    延伸閱讀:

    DPP: Lai Pin-yu, From Sunflower Activist to Legislative Candidate


    國民精神 / 真劍鬥士

       

上一篇:資瘟的群體免疫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長照服務沒有戶籍地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