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咻~上個月,中國外交部用最嚴肅的辭藻把美國副總統彭斯和國務卿龐皮歐都揍了一頓!批評彭斯「對中國社會制度和人權宗教狀況進行蓄意歪曲,對中國內外政策進行無端指責」,彭斯的言論「流露出十足傲慢和虛偽,充滿政治偏見和謊言,中方表示強烈憤慨和反對」。

    哎呦!話說得真重。在這裡毋需複述彭斯10月24日就美中關係發表的演說內容, 但新聞報導反映出,彭斯的論點強而有力。

    中國的挑戰 龐皮歐指來自共黨

    接著,國務卿龐皮歐10月30日發表演說,預言般地論及「中國的挑戰」。這兩場演說都表明,危險並非來自中國人民,而是執政的中共極權主義意識形態。龐皮歐強調,「中共政府並不等同於中國人民」,這是一個「正在運用各種方法挑戰美國和全世界」的政府。他警告,「我們需要共同努力,我們所有人,直面中國的挑戰」,並勸說「做為美國人至關重要的是,我們同中國接觸要就事論事,而不是照我們所希望」。

    龐皮歐的這場演說激怒了向來嚴禁批評「黨」的北京當局。中國外交部對他展開人身攻擊,發言人痛批他「充分暴露美國一小撮政客根深蒂固的政治偏見及其陰暗的反共心態」;「龐皮歐上述講話惡毒攻擊中共和中國政府」,而且「試圖在中共與中國人民之間製造分歧,蓄意歪曲誣衊中國內外政策」。

    美對中愈來愈強硬 態勢已成形

    這些演說顯示,美國對中國愈來愈強硬的態勢已然成形。我將此視為「川普主義(Trump Doctrine)」的一部分,這種新的對中政策去年在一波三折的貿易談判中萌芽,如今正形成一種明確的戰略觀。過去幾個月來,「川普主義」聚焦於中國在全球事務上愈來愈惡劣的作為,如人權、武器擴散、貿易詐欺、網路犯罪、大量輸出致命毒品(芬太尼)等。但在此同時,也巧妙地表述出美國對和平解決「台灣問題」「永久的要求」。國務院上週針對華府的「自由開放印太」戰略發布一系列立場文件,台灣是最受矚目的亮點。而且,充分符合五角大廈今年六月公布的「印太戰略報告」,強調美國與台灣在區域安全架構下的夥伴關係。

    還有,就我記憶所及,這是美國政府高層官員首次在中國政策談話中接連論及台灣。副總統彭斯讚揚台灣對全球民主與區域和平的貢獻,敦促國際社會持續與台灣交往。國務卿龐皮歐提醒聽眾,40年前,美國為了「同北京關係正常化」,把我們與台灣長期朋友的關係「降格(downgraded)」,前提是和平解決「台灣問題」。

    最後一點引起我的注意,因為龐皮歐所說的「條件」,至少從1982年起一直是美國對台灣的歷史性安全承諾,和所謂「美中第三公報」對台軍售的核心要素。我當年曾從旁參與這份「八一七公報」,始終對中國扭曲公報內容、忽悠糊弄解讀,感受強烈。

    台灣現役戰鬥機隊 性能大躍進

    兩個月前,川普政府批准對台出售60架新式戰鬥機,這項金額80億美元的軍售案,代表台灣現役戰鬥機隊性能的大躍進。

    中國外交部為此隨即「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和抗議」,聲稱「美國向台灣出售武器嚴重違反…特別是『八一七』公報規定…中方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維護自身利益,包括對參與此次售台武器的美國公司實施制裁」,還警告美國立即撤銷這筆軍售案,「否則,由此造成的一切後果必須完全由美方承擔」。

    令人意外的是,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國務院和白宮官員一致反擊,堅稱美國與台灣的安全關係,向來取決於中國致力與台灣維持和平關係。然而,如今中國持續以軍事、外交、經濟和宣傳攻勢脅迫台灣,使美台強化安全合作比以往更具急迫性。

    中國官員聞言大怒,破口大罵。於是,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決定解密雷根政府時期的數份總統備忘錄,將過去保密的美國「承諾」公諸於世。

    其中最重要的一份文件,是雷根總統在1982-08-17簽署的機密總統指令(presidential directive)。事實上,雷根要求當時新任國務卿舒茲和國防部長溫伯格兩人,親自起草這份簡短的備忘錄。備忘錄要點為:「美國同意減少對台軍售之意願,全然以中國持續其和平解決台灣與中國分歧之承諾為先決條件。眾人應清楚理解,上述兩者之關聯性是美國外交政策中一項永久的要求。」

    雷根政府解密文件 美強調重要性

    波頓解密上述文件後,國務卿龐皮歐指示美國在台協會(AIT)在官網刊登這份雷根總統指令的文本,以及有其簽名的原版文件複本。這臨門一腳的巧妙安排,正好證實這項政策確實出自雷根的手筆,而且至今依舊被美國政府視為最高當局的政策指令。

    雖然9月18日起便有新聞網站陸續披露AIT官網公布這些解密文件,但受到關注的程度不如白宮預期。於是,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史達偉(退役空軍准將David Stilwell)10月16日出席聯邦參議院的台灣政策聽證會時,強調此事的重要性。

    他的證詞指出,有些人說,美國出售武器給台灣,違反1982年《美中聯合公報》所說逐步減少對台軍售,但與這份所謂「第三公報」相關的最新解密文件,闡明雷根總統的本意。就如雷根總統在1982-08-17的備忘錄中寫道,「此外,至關重要的是,美國對台提供武器之性能與數量完全視中國所構成之威脅而定。

    龐皮歐在其「中國挑戰」演說中警告,美國當年與台灣斷交,是以和平解決「台灣問題」做為條件,即暗指這份雷根指令。龐皮歐基於「川普主義」的這番談話,暗示中國一旦放棄「和平」行事,將會逆轉(reverse)美國當年與台灣斷交的決定。

    正式註冊為《美國對華政策》的規範文件

    雷根1982年針對「對台軍售」所下達的這份指令,現在被正式列入美國對中政策的規範文件。此舉極為重要,對今後的台灣、香港,以及目前正面對中國領土野心的鄰國影響甚鉅。這將使得有關中國的「辯論」,從「順應中國成為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予以接納」轉變為「挑戰中國作為先進軍事工業強權和全球秩序的破壞者」。數十年來,美國對中國行事作為一直躊躇的評估,如今終於將台灣在印太區域安全架構中的角色,列為「美國外交政策中一項永久的要求」。

    (作者譚慎格為美國國際評估暨戰略中心「未來亞洲計畫」主任。)

    原文刊登於:John J. Tkacik, Jr On Taiwan: A new ‘Trump Doctrine’ on China and Taiwan?

    延伸閱讀:美國曾有的「兩個中國政策」 (2018-04-20 譚慎格)


    普世價值 / 趨勢觀察

       

上一篇:30年前的鄰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國製的玻璃心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