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小學五年級以前,都住在東港大鵬村。顧名思義,這是一個空軍的眷村。村子按階級分成甲、乙兩村,士官兵住的是新造的磚瓦房,雖然只有兩個房間,但前後的院子很大。軍官住的是日式建築,牆壁與地板都是木造,每戶都有一個圍牆,裡面種著龍眼與芒果樹。小時候,就很羨慕同學住在日式大房子裡,不過,人家的父親是尉官、校官,而自己的父親只是水電上兵,階級不同,待遇也自然不一樣。後來,曾在岡山見識到將官住的日式建築,才發現一山竟比一山高。 當時以為本省人住三合院,而外省軍官或高級公務員住日式大房子,是天經地義的一件事,即便是眷村改建,下一代子女繼承土地所有權也是理所當然的。無論如何,就是不曾思考過其中是否符合公平正義原則。 這些房產是如何落入外省高官手上的?為什麼在地人始終無緣享受?事實上,這整個過程,美國人都看在眼裡,也都記錄了下來。George Kerr在其著作《被出賣的台灣》裡,是這麼描述的… 時間回到1945年,日本戰敗後,從中國來了一批部隊到台灣,準備與美軍一起接受日軍的投降。當時,日本陸軍首領已經準備將他們擁有的土地、房子、設備及糧食移交給中國陸軍,而且日本海軍軍官也準備將他們的財產移交給中國海軍,雖然那時的中國海軍只存在於政府的薪水簿上。因為日本在台灣並沒有空軍,自然沒有財產可以移交給中國空軍,而那時的中國空軍是最現代化且最嬌養的兵種。 在台北的中國空軍軍官真是失望極了。為了彌補這個缺陷,他們貼出了佈告說,中國空軍要立即佔據台北市北部靠近飛機場的一切財產,這是一片極大幢的房產,另外再加上附近郊區和村間的幾百畝地。他們命令所有居民在48小時內全部撤離。 國民黨的高級軍政官員都對房產感到極大的興趣。以前在日據時代,日本政府的每個部門都擁有豪華的官邸,用以增加殖民政府的威信;同時,像台灣電力公司、糖業公司及漁業團體等大部分的私營企業或半私營公司,在城裡都擁有宿舍,在郊區的溫泉地或山上也有避暑山莊。這些房產都被國民黨高級軍政官員佔為己有了。以前他們在中國大陸吃定了人民,現在吃定台灣人,而且吃得很開心。他們搶的開心,吃飽又穿好,但他們那種污穢又毫無教養的舉動,和已現代化台灣人相形之下,便只有成為被譏笑蔑視的對象了。 以上敘述,讓人看了瞠目結舌,若非出自20年前的美軍紀錄,可能又會被泛藍支持者說成是泛綠的抹黑鬥爭。因為,在他們的心中,台灣是「次等領土」,台灣人是「二等國民」。台灣省位在關外,未曾真正受到中國文化的薰陶。他們在1945年是如此認定,即便是2012年的今天,也沒多大的改變。 大選前,曾參加一次部隊退役軍官的聚會。會中,一眷屬要大家跟她一樣,將國旗懸掛在眷村改建的大廈外牆上。表面上是捍衛國旗,捍衛代表中華民國的國民黨政權,其實說穿了,不過是捍衛名下這一幢由國民黨槍桿子搶來的國家財產。在國民黨的掩護下,公家配給的宿舍搖身一變就成為私人財產,然後再利用人民納稅錢編列上兆預算改建成大廈,無論轉賣或是自住,都是穩賺不賠的無本生意。 這些年,農地強制徵收正在全國各地上演著,而類似王家祖厝被強制拆遷的哀嚎亦不絕於耳,世間苦難宛如1945年的台灣再現。然而,苦難聲音根本無法進入這些特定族群的心中,因為他們的利益早已經和國民黨緊緊結合在一起,一代傳一代,再也分不開了。 美國打敗日本,美國委託「中華民國」對臺灣軍事佔領,國民黨代理美國接收戰敗國屬地台灣,原來國民黨真的是外來殖民政權,賠了中國,賺了台灣,65年後,689萬選民也接受了「中華台北: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由緬甸政權看公民意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呼喚她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