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基因內建的東西,就是「真」嗎?我怎麼知道這是我的「真」?還是社會家庭學校教育灌輸給我的?

    基因內建的東西,只是生物進化的過程,不是終點,不見得最適合於生存,也不見得有最好的生活品質。一切都還在造化混沌演變中。

    在造化混沌演變中,有一個基本元素叫做「能量」。情緒給人類能量,包括恐懼、憤怒、仇恨、貪婪,也包括慈悲喜捨。前一類代表「消滅」,後一類代表「繁榮」,人類之所以存活至今,只因後一類「能量」遠大於前一類。這兩類「能量」永遠此消彼長,就像古印度阿修羅與帝釋天征戰不休的神話。

    縱然人性內建就有恐懼、憤怒、仇恨、貪婪,但這一類情緒不易給人自然流動的喜樂。人類幸運的內建是:除非追求喜樂之路的「尊嚴」受阻,通常人類內建會嚮往慈悲喜捨的能量。

    人類基因內建的天然動力是追求自然流動的喜樂,每個人都有追求喜樂能量的基本資源叫做「尊嚴」。

    透過體驗,人類會知道什麼是自然流動、什麼是「喜樂」、什麼是「尊嚴」。

    感受是基本資料,一定要尊重個別差異,否定個別差異,就會否定對方的感受。一旦用自己的「善」去壓迫別人對「喜樂」的追求,我們就會否定對方的感受,也阻擋別人對「喜樂」的追求,一旦追求喜樂受阻,追求「尊嚴」也必隨之受阻。當別人做不了自己的真,不管我們是如何的出自善意想幫助他,都無助於榮耀他的「尊嚴」。

    這個社會,一定要給每個人自由,個體才有可能捍衛「尊嚴」、去探索自己的真,去做選擇,去為自己決定,榮耀自己,為自己負責。我們不能替對方感覺,替對方做決定,我們只能提問,幫助對方去追求他的喜樂與美感。

    先確定對方這麼說、這麼想、這麼做,有基本的快樂1.0,然後才能再問,這樣的快樂對彼此的關係有幫助嗎?有意義嗎?這樣的快樂能夠導向我們嚮往的生命價值嗎?

    「真」裡面,一定是自然流動的,一定有喜歡跟受用。

    自由→真→善→美

    自由到真,真到善,善到美,到了以後,性格上我們會有更大的自由度,會再啓動更有深度更有內涵氣質的真、善、美循環,直到無對無礙的無縛解脫。

    目前台灣面臨的危機,是因為承襲幾千年的專制教育,讓台灣人對於失去人權沒什麼警覺,不懂自由和隱私有什麼可貴。台灣人比較在意「改善生活」,這原本無可厚非,但台灣人比較在意的屬物質上的「馬照跑,舞照跳,有好東西吃,有錢花」就好了。香港人很想要將「一國兩制」的經驗告訴台灣人,但有困難,而且,香港覺醒的人其實也不夠多。

    「真」之前有一個東西叫做自由。我們需要更有創意,把「自由」的故事闡述得更多更好,讓人打從心底神往,才有可能破解現在中國靠著貿易順差的美元外匯所進行的投資收買。

    今年即將89歲的外交史學者資中筠先生3年前說:中國「走向文明,走向世界」,其中最大的阻力有兩個方面,一個叫極端民族主義,又叫國家主義,還有一個是民粹主義,這兩個愚昧跟世界潮流格格不入。

    中國走向文明存在巨大的阻礙,她問說其中出路在哪頭呢?我會說:「真」之前有一個東西叫做「自由」。中國要走出閉塞走向文明走向「真」,非先跨過這個門檻不可。

    延伸閱讀:我們有一種走向野蠻的趨勢 (資中筠)


    國民精神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拿回不快樂的權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現實版《冷戰諜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