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邱和順來信說好久沒去看他,說囚禁近30年他已盡他所能活著,既然你有覺得我表現很好,可以帶鵝肉(2公斤)來探望嗎?年節到,他渴望與同伴們分享美食。

    他一週獲准接見二位(次),一天只能接見一位(次),無法事先預約,必須當天打電話詢問看守所有無名額,若當天有不同訪客去探望則先到先贏,後到者帶去的食物除了福利社購買者外,一律退回。換句話說晚到者不但失去會見機會,連帶去的肉類也得一併帶走,對訪客非常不便!

    接見室的職員說是矯正署的規定,有意見請向該署陳情,我想主管機關應該管大事(重要而原則性的規定),不會管小事-沒有會見就不能送食物,可能是看守所的內規?職員不敢確定,相信他們已聽到很多民間抱怨,卻沒人主動提案修正法規或內規。職員叫我星期一或星期二早上來,大概沒人會跟我搶(會見)。那住遠途者如何是好?

    年前囚犯親友多去探監,司改會幫邱和順聲請釋憲也需要會見,接見室很忙電話一直打不進去,遇到這些週折很想放棄--寫信問候代替會見,但喚回初衷,慳吝隨即變柔軟。

    週三晚,晚睡,沒睡飽,週四下午一點打電話詢問看守所→電話訂鵝肉、取貨→搭捷運一貫作業,我彷彿又回到沒睡飽趕時間上班的日子!中途換車記錯站,年紀大、記憶衰退提早在「民權西路」下。唉喲喂呀,耽誤許多時間,接受無常,今天是幸運兒,沒有人給我壓力。

    捷運上聽見兩位亞東醫院工作人員聊天,一位護士朋友接辦長照業務,因為忙碌身心疲勞人際往來圈子愈縮愈小,幾乎以前的朋友都失聯了!

    計程車司機40多歲,說現代人少子化,前些年才開放的大學現在又面臨裁併,國民黨執政我行我素,政策規劃都沒前瞻眼光。他想講馬政府的無能,及撫養4個兒女的辛勞(3個讀私立大學每學期繳學費要16萬元),還說台灣缺乏公民教育,他被學校老師洗腦,不懂如何教育孩子,幸好兒女長大都很有孝。

    計程車司機多半愛談政治,不知他會不會跟子女談政治,聊政治應該比有孝重要。台灣很多親子不聊天,尤其政治更是禁忌的嚴肅話題。有位豆花店老闆每天看三立新聞台政論節目,不怕顧客知道,卻從來不跟兒子談政治,問其原因,兒子當然知道爸爸的立場但不表態。父子互動冷淡,所以親子很少對話是華人的通病。如計程車司機,敢跟乘客陌生人談政治,未必敢跟家人談喔!華人大家長威權障礙了互動,其中問題一層又一層,層層束綁。

    接見室的職員取走食物,叫我以後不可用紙盒裝,規定要用透明塑膠袋,我反問「今年起政府倡議塑膠袋減量,你們公部門怎麼沒跟進?」他愣住不知如何回答。會見職員又是另一位年輕人,一直低頭看手機,(旁聽我們對話)問他喜歡這個工作?他答最喜歡放假,當然考獄政特考也不是他所愛。台灣教育失敗由年輕公務員沒有理想鬥志中窺見。

    阿順小名「海尪仔(台灣俚語鯨魚之意)」,寓有吉祥之意。阿順說出生當天家鄉魚船大豐收,父母認為大吉,所以叫他「海尪仔」。他近年來心肌梗塞、皮膚病…,西醫門診需掛三科,每天吞幾十顆藥,喝5000cc水以排毒,牢房吸不到氧氣(沒窗戶?)導致頭暈眩,我鼓勵他唱歌(換氣),所內規定不可,只有會客時可以唱歌,囚犯住久幾乎都會生病--怪制度公害造成,也算是侵害人權吧!

    他說《司改會》聲請釋憲今年應該會有好消息,一次次的更審上訴駁回,似乎影響不了他的天真浪漫,我喜歡這種性格--永遠懷抱希望,是牢獄生涯30年還能活著的主因。大大地誇奬他,讓他唱個痛快,問他氣由身體哪個部位發出來,答「丹田」,平常有可能用丹田呼吸來唱歌嗎(心裡默唱不出聲),值得一試!阿順說心聲都寫進歌詞裡,出獄後要做「轉型正義」傳承工作,雖然身體不堪負荷,他總覺得來日方長。

    旁聽職員很有耐心,似乎對我們特別好(多給5分鐘),以前會見很多忌諱不敢談,今天互動很自然,再不好的運(生病)都能開心迴向,笑哈哈地引導說出心思,忽然發現我變得很健談,因為每個正常人皆可當朋友。

    回程搭公車轉捷運又坐過頭(車行中看不見字),有位熱心乘客過來教我在亞東醫院下車,覺得今天一切順利。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基層警察遇上拼裝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香港來台撈年輕菁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