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這一期聲音課程的結業日,抱著喜悅的心情準備課程。這段期間的每週三教課,成了最豐富收穫的記憶,深深感恩每位出席的菩薩,讓我學習放鬆自在的愛。 下午班的學員不約而同提早到,或說是準時、沒遲到,從上課前熱絡的互動,可以感覺大家的開心,共同營造了一種珍惜彼此交流的氣氛。這堂課是整期最順暢的,我準備的內容剛剛好,不多不少,教課的節奏也是那麼完美,沒有一點點的急躁和擔心,學員與我示現了絕佳的默契,就好像完成一幅最美的集體即興畫作。 最後階段我們做聲音療癒圈,兩人躺在中間,外圍的人以聲音和肢體輕柔的觸碰來傳遞交流,迴響出奇地熱烈。學員們的分享很有深度,A君是外圍的發聲者,她紅著眼眶說:以為自己是外圍的聲音給予者,沒想到那股愛的能量也回流到我身上。B君說:原本以為自己的聲音也不過是15人中之一,無關緊要,當知道每個細微聲音都會被對方接收、且起作用,讓我更由衷發聲,更專注於聲音的正向動機。C君很妙,她說這畫面簡直和她的遺囑一模一樣,希望她往生時是在這樣清淨的吟唱助念中靈魂昇華。體驗過躺在中心的學員幾乎和C君有類似感受,某種程度的死亡,或是淨化。 我想,淨化的功能來自於重新開啟感官的清新覺知,沒有批判、沒有抓取,一切都是第一次聽、第一次觸,讓一切聲音來來去去,完全體驗了,也完全放下。 午班結束後學員依依不捨,多留了一小時,離去後剩下我和安靜的空蕩教室。距離下一堂課還有一小時,把地板拖了一遍、清潔廁所、吃我的晚餐—芭樂+核果……做這些事情的節奏都像是禮佛一樣安靜,在呼吸的觀照中進行。 我知道經過上一堂課熱情流動,身心需要收攝,才能再進入第二堂課。這是連續教兩堂同主題課程的挑戰,一不小心,就會帶著過去的感受或未來的期待,一定要有歸零的覺知。 果然晚上班的完全不同,學員姍姍來遲,上班族加上雨天,空氣中多了沉重感,沒有下午班的輕快流動。同樣的課程內容,兩班學員的反應差很多,每當比較心出現,上課前的佈達就將我拉回中心線,經過半小時之後就清淨了,我已經融入學員的現況,不再分別了。這樣的確定感也同時影響學員,大家的聚焦越來越清楚,我也越來越欣賞晚班學員柔軟、含蓄、不矯情的單純。最後我們牽手傳遞能量的漣漪,深深感謝大家傳遞了真善美的迴向。 活在每一個當下,才能與眾生的本心交流,受用每一個觸的膨脹與收縮。願意時時歸零,希望我接下來的生命不會錯過太多的精采!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一趟瘋狂的旅行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黃敦友博士生前的心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