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第一天來到YY公司面試打掃的工作時,負責的林小姐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蛤,那麼年輕,我以為年紀很大?」

    她只交代幾句話--打掃廁所優先﹑其次是吸地﹑拖地﹑擦玻璃,然後就匆忙外出了,連工具﹑清潔液放在哪裡,我都不清楚的情形下,靠著自己的摸索,逐步進入工作的狀態。

    自覺工作認真負責,兩個小時7百元的工資,從頭做到尾,中間除了偶停下喝一口水,幾乎沒有休息地工作。

    當初答應來此工作,以為可以跟人有所連結﹑交流,發現原來這是不可能的事。

    這個公司除了吳老闆外,還有兩位主管﹐一位是會計林小姐﹐一位是業務楊小姐。

    初次來打掃,見到他們,會跟他們打招呼,但幾乎沒有回應,這才讓我認知,在這個職場裡,我只管認真做好份內的事。只是,覺得人與人眼神自然的接觸招呼,是很基本的交流,在這裡也成了奢望…。

    從上班的第一天以來,每次跟老闆偶然的照面,他的眼神會自動閃開,感覺心門沒有開﹐我不算是公司裡的一個員工嗎?

    有幾次,我想進入他的辦公室工作,跟他點頭致意,他沒有任何回應﹐只是直接走出去,然後空出空間讓我做事。

    有一次,我正走到會議室外,老闆和一位小姐在裡面,我問可以進來吸地嗎?他不直接告訴我,卻叫助理小姐轉述說可以。

    在這裡﹐幾乎被當隱形人(或者空氣),工作幾個月了,她們沒有過任何的問候。有一次﹐我對工作內容有不很清楚,去請問時,林小姐也是草草一句帶過(「就照現在這樣做就是了」),得不到要的答案。也許打掃工作不是很重要,你不做,別人會做,我們不是同事,我只是「一個下人(an under-servant)」。

    第一週做完工作要回家時,我還走到的辦公室跟林小姐告別,她看了一下,沒有表情,又埋頭她的工作。這讓我意識到,或許清潔工,只是臨時僱員,與公司員工不同,所以工作完直接回家就好,不用打招呼。(後來聽人說.打掃阿桑都是打掃完自己離開,走的時候,沒有人會注意。)

    第一週來上班,主管就問過我的姓了,但是當楊小姐叫我擦玻璃時,卻都叫我「小姐」﹐剛開始算滿客氣的。但是,三週前,她請我擦一扇門的玻璃,我花了不少時間用心地擦,但是有個地方似乎是刮痕,無法擦掉。第二週她看到我又叫我說:「小姐,你玻璃沒擦乾淨!」以我的標準看,只有幾處有痕跡,需要那麼大聲嗎?但還是配合她的需求,更賣力擦就是了。

    今天我走進辦公室時,她又喊著:「小姐,這是我第三次告訴你了,這玻璃很髒,都沒有擦乾淨。」不舒服的感受生起。她指著不乾淨的地方,擦給我看,我回她:「上週我努力擦了又擦,那時看到是乾淨的。」她回說:「你就是沒擦乾淨…。」感覺對方的咄咄逼人,其實那痕跡何嘗不是後來他們開門碰上的印痕?此刻內心有不平﹐感覺累了,而且我的視力也無法做到一塵不染﹐真的不想做了,就直接告訴她:「我自覺盡力了,仍無法讓你滿意,那請你去找別人好了。」

    後來繼續工作中,想著即使是最後一天,也要認真,等下跟林小姐好好把想辭職的感受說清楚,讓她知道問題癥結,好聚好散。

    工作完畢,此時心情已經平靜了,跟林小姐由衷地說:「可以討論一下嗎?我考慮不做了。」她沒說話,我繼續說:「我可以做到月底,甚至做到下個月,讓你們找到人。」她聽了,就說:「沒關係,你等一下,我把這幾週的錢算給你。」她一點點想要理解的意願都沒有。或許要找個清潔的阿桑,像在路邊攤買一件廉價品一樣簡單。

    試圖以真心入境入心,是我的初衷,但在一個沒有精神價值的企業文化裡,無法與人交流來往,至少為了工作,我還能選擇安住當下,只是當這底線也落空時,還能待著嗎?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森林想 ── 在對方身上呼吸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為什麼用老藍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