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卡爾頓·皮爾森Carlton Pearson從小生長在五旬節派(強調住在基督裡的屬靈操練與靈浸的追求)的基督教家庭,因為他的父親和祖父都是牧師,所以他16歲就開始傳道,17歲在他主持聚會的時候,女友突然「著魔」,由於他從小耳濡目染,立刻也念念有詞像道士作法般,花了一個多小時,把「惡靈」從女友體內「驅逐」出來,當時不只他女友,也有其他人應聲倒地,他也成功「驅魔」,自那之後,連續三個晚上,都有類似狀況發生,於是,他成了鎮上的英雄。他描述那個情境:因為相信地獄,相信到處都有惡魔,所以,就會到處都看到惡魔。 

    他生長在貧民窟,從小認識的牧師,除了一位受過正式教育之外,都是清潔工人,甚至有不識字的,他們覺得外面的世界就像地獄,而且,難以理解,但是,如果他們不走出去,外面那個大世界也會壓縮他們越來越小的空間,渴望接觸世界、也需要更多知性刺激的他,就去唸了歐耳.羅拔士創辦的大學(Oral Roberts University),羅拔士是以電視來進行福音佈道的美國靈恩運動先驅者,他宣稱可以透過手的觸碰、甚至電視螢幕,就可以治癒疾病,進行大型的禱告活動,為人治病,顯示神蹟。 

    卡爾頓·皮爾森進入ORU以後,受到羅拔士的重用,跟著他到處巡迴、上節目,成為電視名人,老布希和克林頓總統白宮的座上客...後來,他回到自己家鄉奧克拉荷馬州的圖爾薩(Tulsa),成立教會Higher Dimensions,還有自己的電視節目Live At Azusa,也都迅速地獲得了成功,但他的內心,卻開始對自己佈道的內容產生疑惑。 

    直到2003年的某一天,他一面看晚間新聞、一面餵奶,偌大的電視螢幕上,是烏干達飢荒的兒童,肚子鼓鼓的,蒼蠅飛繞著,全身瘦得像皮包骨,吸吮著母親們如鉛筆般癟垂的乳頭,他看著自己懷中的小女兒,胖嘟嘟的臉頰,他問老天:「你怎麼能夠把這些人通通打地獄,卻宣稱自己是個慈愛的上帝呢?」在他的信仰中,只要是不信基督的人,都會下地獄。他聽到內在一個聲音回應說:「你認為這就是我們在做的事情嗎?」他回答:「對啊,當他們死後把他們都吸入地獄,我從小就是這樣被教的。所以,才要把福音傳給他們,好讓他們不用下地獄。」「如果你這麼認為,那麼你何不把女兒放下,把電視關掉,立刻搭飛機去拯救他們?」他開始流下痛苦的淚水,並說:「神啊,別把那個罪惡感加在我身上,我已經把我生命的40年都獻給了祢,而且,我不可能拯救全世界!」「正是如此!你不可能拯救全世界,那是我們的工作。你以為我們要把他們吸入地獄?你難道沒看見他們已經在地獄裡了嗎?那就是地獄,你們還繼續在製造地獄,而我們要把他們納入我們的臨在中。」那一刻,他恍然大悟,那就是《馬太福音》裡形容懊悔自責的字眼「哀哭切齒」,那就是我們在世上製造的地獄,我們對彼此做的偽善,就是地獄。 

    生平第一次,皮爾森不再把神視為地獄的「創造者」,不再相信神會把人打入地獄,用地獄之火永恆地灼燒人,如果神是這樣,那不就跟希特勒沒有兩樣?希特勒殺了六百萬人,而神要燒的人何止千百萬?他突然覺得,他們之前所宣傳的神的形象,是錯誤的。但既然神沒有創造地獄,人也就不需要透過信耶穌才能避免墮入地獄,也就是說,非基督徒,沒有上教堂的人,全世界的人,都可能得救。他的佈道改變了,開始轉向「包容福音(the gospel of inclusion)」的觀點。 

    他完全沒有預料到這個觀點的改變,會讓他的生命地動山搖。在那時候,他的教會中有另外八位他帶出來的牧師,他跟他們開了好幾次的會議,想要說服大家一起改變教會的神學詮釋,但是,聖經中永遠可以找到支持他論點、和反對他論點的經文,他們無法被說服,一個個離去。同時,靈恩雜誌連續一年刊文攻擊他,整個福音派教會鋪天蓋地的抹黑他,甚至說他被邪靈附身。他的恩師羅拔士是唯一還可能保護他的,但當時已經八十多歲,漸漸淡出,所以也保持沉默。 

    2004年,在一次正式集會上,非裔美國五旬節主教聯合會(the Joint College of African-American Pentecostal Bishops)宣布皮爾森為異端,剛好,他的50歲生日也到來了,那是他生命中最悲慘的一次生日,曾經有5000位信眾的教會,如今剩下200人,他身敗名裂,負債累累,眾叛親離。親近的家人朋友,幫他辦了生日聚會,但他還寧願他們沒有辦。 

    在這生命的暗夜,他懷念起過去的生活,那個受人尊敬、受人喜愛、能夠幫助人、有良好社交連結的世界,但他也看到這一切都是自我的抓取和膨脹。那些抨擊他的人都在說,你以為你是誰?你不能重寫聖經!他感覺那些過去的朋友們,都認為他已經死了,都在哀悼他的死亡。 

    2005年,是教會的25週年慶,大概有100多人到場。隨後,卡爾頓·皮爾森 (Carlton Pearson) 接受訪問 

    週年慶結束,留下來的這些信徒,承擔了很多來自外界的壓力,因為,如果你去異端牧師的教會,代表你也是異端。他們在路上、在超市中,都曾被人攔下來當面對質,勸說不成就變成指責、詛咒說你會下地獄。生氣歸生氣,這樣的經驗,反而讓他們更清楚看到,過去的自己可能曾帶給非基督徒這樣不尊重、侵犯,甚至暴虐的霸凌感,而且,還自己以為是出於善意,以上帝之名。 

    一位留下來的牧師說,我們不再用「最後審判」、「被提(Rapture):被接到天上去」的恐嚇觀念,來迫使大家上教堂,這是我所相信的,但我所信的有可能讓我失業!

    不過,很多門關上了,也有新的門敞開。他的「包容福音(The Gospel of Inclusion)」,吸引了新的族群,同志,穆斯林…,支持LGBT族群的教會也主動跟他連結。他重新建立起教會,也體驗了更寬廣的愛。 

    2005年的廣播採訪,引起了很大關注,他回憶說,當年麥可.J.福克斯(電影「回到未來」男主角)聽了這個報導,特地從紐約搭飛機到Tulsa去,陪了他兩天,福克斯說:「在生命的黃金時刻,我沒有選擇帕金森氏症,是帕金森氏症選擇了我。但是你,在你生命黃金時刻,你卻自己選擇掉頭離去。」他等福克斯說完後,很由衷地回答說:「麥可,我沒有選擇走掉,我是被召喚的,我的注意力根本不在我被召喚離開的那個地方,我的注意力都在我被召喚前去的那個地方,那新的可能性,那對神的新的理解,太吸引我了…」 

    寧為基督的跟隨者(followers of Christ),不做基督徒,他這段極富戲劇性的生命起落故事,今年將拍成電影「來做禮拜(Come Sunday),原名異端(Heretic)」,由2013年電影《自由之心》男主角奇維托·艾吉佛(Chiwetel Ejiofor)擔綱演出,馬丁·辛(Martin Sheen)演他的師父──靈恩運動電視福音佈道家歐耳.羅拔士(Oral Roberts)。 

    他的目標是幫助人們從宗教的暴虐(free people from religious tyranny)中解放出來,他說:耶穌來,是為了人們能在意識上與神再連結。

    是的。耶穌來,不是為了把人分成基督徒與外邦人,更不是為了將惡人打入地獄。耶穌再來,是為了人們能在意識上與神再連結,再一次親證先真後善、先自由後聖潔的道理。


    普世價值 / 三昧智

       

上一篇:養殖「新中國人」以壓制台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森林想 ── 在對方身上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