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因為鄭仰恩牧師的文章,我去讀了蘇格蘭教會神學論壇的這份文件(Theological Forum),也讀了鄭仰恩寫的另一篇我的信仰旅程和心路歷程,深深感覺:神,指的是人類靈魂深處讓意識不斷更生的過程。

    耶穌基督,透過對猶太經典的重新詮釋,透過他的言行,他的生命,把猶太教信仰開展成了一個更普世的信仰。

    杜倫大學神學教授Robert Song認為,因為耶穌的出現,關於做人的意義、什麼才是繁榮興盛、什麼是活在跟神的關係中、如何對待鄰人,整個觀念都被重新定位了,從此,「沒有婚姻、生殖、性活動,也可能擁有完整的人性,完整的參與神的形象。(“Full humanity, full participation in the imaging of God, is possible without marriage, without procreation, indeed without being sexually active”.)」雖然有人會認為,以耶穌為中心的「末世秩序(eschatological order)」,會抹除創造秩序,但並非如此,耶穌再臨時帶來的是重新定位(resituating),而非抹除(erasure)。只不過,「婚姻不再坐擁必然性的光環了。(“marriage no longer carries the aura of inevitability”)」

    「末世秩序(eschatological order)」指耶穌再臨時所帶來的最終公理與正義的秩序,一種對人類終極命運的寄望。

    迎接耶穌的再臨,就是迎接一個新的時代,在這個新時代中,神的國度的擴張,來自跟基督的結合,而不是來自跟另一個人結合的生殖繁衍。所以,關於「異性和同性傾向」的討論,也就可以進步到「生殖和非生殖」的討論,這就允許了耶穌再臨的理解an eschatological understanding,已非生殖性的結合,因為我們本來就不可能要求天主教神父修女或佛教比丘比丘尼或不喜歡性行為的人有性關係,我們本來就不可以用有沒有生殖性的結合來呈現出對神的忠誠。

    很多老一輩的之所以反對同性婚姻,就是因為他們把傳宗接代視為婚姻的最大意義,甚至,是一個人生命的最大意義,但在兩千多年前,耶穌就已經在挑戰這個傳統了,佛陀當然也是。

    宗教的心靈,是天真的,單純的,願意一直去問,終極地問,什麼是做人的尊嚴、做人的本質,永遠不失去對生命本質的真誠。靈魂不受身體束縛,男身女身不足以定義性別,靈魂的嚮往才是定義性別的關鍵。男主外女主內的時候早就過去了,是氣質、能量、需求在決定性別,乾放、坤收,各適其性。

    耶穌的再臨,不是絕望自殺來讓靈魂歸向天國或假藉聖戰名義來破害異教,耶穌的再臨,是更大的包容,絕不妨礙別人做自己,不是把別人看成非我族類,是在每個人身上看到神明,體現更終極的公平正義與愛。


    普世價值 / 三昧智

       

上一篇:與工業設計生聊熱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你讓今天很特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