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前天的英文版台北時報(Taipei Times),大衛.史密斯(David Smith)撰文探討南非盜獵白犀牛角的誘因 

    去年有1215頭白犀牛被盜獵,約是2011年448頭的三倍,今年截至八月底止,已有749頭白犀牛被盜獵,官方估計約有6000名裝備齊全的盜獵者消遙法外。 

    因為在有些東南國家,像越南,犀牛角被視為退燒解熱的珍貴葯材,可祛熱、紓緩腦血管疾病,一公斤高達美金65,000元,比黃金和鑽石還昂貴。過去五年已有500名盜獵者被國家公園的巡守隊槍殺,實際數字可能更多,但盜獵者仍前仆後繼「視死如歸」,儘管「風險」很大但「報酬」也很大。在Massingir地區極度貧窮,就業發展機會很少,盜獵成為年輕人翻身的唯一機會,殺一頭犀牛並把牠的角運出去,每公斤可賺到7460美元,平均一隻犀牛角有4公斤最底層的盜獵者連根截奪可賺近3萬美元。黑市價格一公斤犀牛角可飆上9萬美元,相當於270萬台幣,一隻平均重達4公斤的犀牛角,在黑市中可喊上超過1千萬台幣,是黃金價格的兩倍多,比毒品、古柯鹼都值錢,堪稱當今地表上最昂貴的珍寶,在南非,每9小時就有1頭犀牛被殘忍屠殺。 

    有些社區,犀牛盜獵者還成為人們心中的模範大哥哥,甚至是劫富濟貧的羅賓漢廖添丁,他們送孩子去上學,買昂貴的房子,開豪華的汽車,穿名牌的衣服,他們不覺得做錯事…反而是當盜獵者被捕殺,村人把他們當英雄懷念。 

    在南非克魯格國家公園,類似的事件天天都在上演,2014年,超過1200多頭犀牛遭殺害,和2007年相較,飆升將近100倍!南非環境部長呼籲,獵殺犀牛的現象若再不遏止,照這種速度,南非的犀牛將在2026年,從此消失在地球上。 

    盜獵者說:「我們的小孩到國家公園看犀牛要付門票,這是我們土生土長的地方,國家公園卻是白人的,我們沒資源、沒就業機會,我們也想照顧好家人啊!」對年輕盜獵者而言,獵取犀牛角是一種「正當的工作」。獵取犀牛角可換得一輛計程車,然後可以開計程車謀生! 

    槍殺盜獵者並不能解決問題,他是家庭經濟的來源,同時也造成他家庭的破碎。主要的癥結在:貧窮問題太嚴重了,盜獵的誘因太強了,即使槍殺一萬名盜獵者,又會有一萬名遞補上來… 

    是富人無明的貪婪或窮人窮途末路鋌而走險?歸因於貧窮,就要改善貧富懸殊;歸因於貪,就要對買方用重刑,或道德批判。就像父母賣女兒做人童養媳,如果不是窮困得不如賣女兒做人童養媳,誰會賣女兒? 

    當你連生存都很困難時,哪會在乎野生動物的生命。解決問題要肯面對根源——貧窮或階級不平等。直到不再有人賣,直到有錢也沒得買,才可能根本遏止獵盜的犯法行為。 

    延伸閱讀:Can anything stop the rhino-poaching crisis?(2015-02-02 John Naughton)


    普世價值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如果有臥底大老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宗教武斷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