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看人家,想想自己,大家難道不覺得我們就是因為用電太便宜了,就不會像他們這麼樣重視」。 馬總統訪問非洲,藉著小朋友緊偎燈光、趴在草蓆上拚命寫功課時,針對國內油電雙漲政策發表了以上談話。表面上看似感言,實質上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吃盡台灣人民的豆腐。 在先進的民主國家,不可能聽到公僕「教訓」主人的言論。然而,台灣在國民黨的長期執政下,從來只有「領袖」告訴人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而象徵民主精神的「人民作主」,也能於競選期間聊備一格。在統治者的心中,人民代表著選票與提款機,從來就不是主人。 為了護航核電廠過關,政府動輒恐嚇人民,如果不建核電廠就會缺電、就必須漲價,人民果真害怕了,也乖乖送上手上的選票。選票騙到手,還等不及登基,就急著將核四預算一路追加到天價,緊接著油價上漲,並準備跟著調漲電價,而所持的理由竟是再不調漲,台電就會倒閉。是啊!全國僅此一家的台電怎麼能倒?!國民黨繼續恐嚇、消遣著人民,面對公權力的予取予求,人民只能幹在心裡,但又能怎樣? 長期受惠低廉電價的大企業家也出來說話了,他們說台灣人被寵壞了,又說台灣的電價在亞洲已經算是很低,言下之意,油電雙漲的始作俑者是老百姓。企業家義正辭嚴地說:「這個社會如過度同情弱者,國家建設根本無法推動。」事實上,他真正想說的是:「如果政府膽敢不再用人民的納稅錢補助工業用電,膽敢讓工業用電與民生用電的價格一樣,企業就會出走!」原來,懂得恐嚇人民的不只是公權力,還有這些跟利益掛勾的大老闆。 學者專家也出來說話了,他們說油電漲價合理化是「回歸市場機制」;但實際上臺灣的油電是獨佔或寡佔事業,完全不符自由市場定義,當然也不可能回歸市場機制。 台電漲價的理由是:近年來煤、油、天然氣等原料價格逐年飛漲,讓台電每度發電燃料成本也跟著逐年上升,2011年第1季發電燃料成本資料顯示使用燃油方式發電產生一度電已經高達5.46元、燃天然氣為2.98元、燃煤為1.41元。但台電賣給住宅用戶平均每度的電價為2.76元,售價無法反映成本的情況下,賣越多也就虧越多。 老百姓支付的電價真的每度只有2.76元嗎?其實,2.76元反應的只是燃料成本,至於電廠建設與發電機組等龐大經費,則是用你我的納稅錢另外買單,但台電從未將這筆帳列在營運成本中,如再加上環境與健康危害等外部成本,你我不知道已經被剝了幾層皮。 拖垮台電的不是民生用電,而是工業用電,更是威權體制下的國營事業體。正因為台電是國營事業,才會出現偏重補貼工業用電的畸形產業政策,也才會在發電多到用不完的情況下,同時出現蚊子發電廠與繼續加蓋核電廠的矛盾現象;正因為台電是國營事業,才會出現採購舞弊與人事費用居高不下的營運弊端,也才會成為執政黨的政治酬庸管道。 台灣喜歡大,事業體大,發電廠大,輸電管線更是牽一髮而動全身,九二一地震時的全國大停電,就是一個慘痛的教訓。反之,世界上的高電價國家,其能源市場幾乎都是民間在經營,做生意將本求利,所有成本自然會反應在電價上,人民也可以在競爭市場中,找到適合自己的發電方式與合理電價。然而,馬總統寧願漲價、「教訓」人民,也不可能讓台電、中油民營化,因為他深知國營事業就是黨營事業,在國民黨的心中,黨國是分不了家的。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有朋自遠方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不識公民為何物的馬朝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