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是這樣長大的…

    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問媽媽為什麼爸爸總是想要侵犯我?為什麼不疼我?

    媽媽跟我說,這是「命」,因為上輩子我做了很多壞事,侵犯過爸爸,是我前世欠他,所以今生要受報應。

    雖然不解,但也只能接受了。

    每次看弟弟分到很多食物,我卻能看不能吃時,我問媽媽為什麼?媽媽說這是「命」,弟弟上輩子是大善人,這輩子是來享福的。

    雖然不解,但也只能接受了。

    媽媽酗酒後,我就天天挨她的打,我問媽媽為什麼不愛我、要打我?

    嬤嬤說這是「命」,我的眼睛長得「很野」,若不是她天天打我,我就不會這樣聽話這樣乖了。

    雖然不解,我還是接受了。

    長大後,參加一間小小的成人大學,教我什麼是「成人」,如何「成為真正的人」,先做真正的自己,不是做父母眼中的「善」。真比善重要,不真的善是偽善,需要常常思辨揀擇,最好是從小討論,絕不可只聽不說,只有在討論中可以激盪大家思辨真假的能力,會思辨真假才不會人云亦云,跟著走不出的傳統、跟著宿命共業繞圈圈,讓人無明、讓世間無解。

    我終於知道媽媽教我的宿命論,使我不懂得思考,只是傻傻地當一輩子的順民;我終於知道宿命思考,是強凌弱的緊箍咒。

    長久以來,我一直以為自己有在學佛法,不能接受還是有貪嗔癡玷污的自己,當院長說沒有做到真,所有的善跟美都是偽善偽美,才清醒過來,一路走來我都是在迎合別人眼中的那個人,要當乖女兒,要做好媳婦,要當好媽媽,想做好太太,不允許自己有怨,逆來順受偽裝的生命,讓我失去自己的真,苦了自己也害了別人。當我認清甚麼是自己的真,我終於找到生命的出口,因為方向出來一切就翻轉過來了。

    20歲出頭,跟著一位師父學習,他要我天天念佛迴向給媽媽,有一天媽媽會被佛菩薩感化戒酒的,一等就是四十幾年,媽媽喝得更嚴重毫無改意,後來我放下想要改變媽媽的心了,隨她怎樣都好時,才真正體會佛法不是要改變別人。唯有接受,才會懂什麼是允許什麼是放下什麼是尊重。心量大了,就看到每個人都在找自己的喜樂之路!

    想起兒子俊耀完成化療,那天是國慶日,我們站在頂樓看煙火,他握著我的手說:媽媽謝謝妳,讓你好辛苦了。那晚我全身都是雞皮疙瘩,全身的細胞都感動得如天上的煙火,一朵接一朵綻放在黑夜中。

    今後我要跟大家說宿命是在扼殺自己的慧命,佛陀講因緣,不講前世今生的宿命論,因緣主要在講起心動念的起點是明或無明,一旦無明,就趕快歸零,不要將錯就錯,讓自己隨時重新開始,讓所有的關係重新開始。

    從正知正念開始,從永遠只對人好、不對人不好開始。

    美國前總統林肯第二次就職演講中對任何人不懷惡意;對一切人寬大仁愛;老天爺讓我們看到哪一邊是正確的,我們就堅信那正確的一邊:讓我們繼續奮鬥,以完成我們正在進行的工作,彌合國家的創傷。(With malice toward none; with charity for all; with firmness in the right, as God gives us to see the right, let us strive on to finish the work we are in; to bind up the nation's wounds」,講的就是永遠只對人好、不對人不好」,成人大學的老師告訴我,神明就是心存正念,直心行去,篤定活出自己生命的最真最自然!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 讀了作者的小時候,非常不捨,但這樣的宿命思考,卻也隱約的在我成長過程中,經常出現。

    在我3歲的時候,有一次吃了一碗肉燥飯,突然覺得反胃、想吐,之後有一陣子都不敢吃肉燥飯,然後身旁的人都跟爸媽說,我是要生來修行的,他們一聽朋友的遊說,進了一貫道修行茹素。一貫道最喜歡說前世因果,說我們現在生活困苦,就是前輩子做了太多不好的事,如果這輩子多做善事、多做功德的話,下輩子就會生活無虞,非常幸福。(06-03-2015怡文)

上一篇:走出去才看得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命命不等值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