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網路上讀到報導台中一中老師曾愷芯老師《「靈魂裝錯身體」….該怎麼辦曾愷芯「前年妻子病逝後,決定接受醫師諮詢,服用女性賀爾蒙改變性特徵,從『他』變成『她』,獲得學生力挺,並預計在今年6月,動手術摘除男性器官。….」看到台中一中師生的反應很正向,完全接納當事人的做法,顯示校園不再是那麼保守,能接受性別認同障礙者「靈魂裝錯身體」的自我矛盾。

    我身邊也有一位這樣的朋友,多年前在中區大專通識教育研討會認識,當時的她已轉換性別了,但還保留男性化的名字。研討會一連三天,主辦單位特別安排與會老師入住王子飯店。我與她成為室友,基於我對人的敏感,感覺她有點怪,但說不上來,因為談話很投機,對人的信任,沒有瞎猜。

    她知道我對輔導,對人很有興趣,在用餐時,與我深入聊過去讓她受苦受傷的生命事件。曾試圖自殺三次,她說總是搞不定自己內在的問題,她認真的努力的活,但內外衝突實在太大,沒有讓她有活下去的動力了;愛美的她,不想在自己手腕留下刀痕,第三次自殺,是割自己的腳筋,覺得這樣比較有美感,被發現血流如注,送到醫院,醫生還嗆她:「這樣的自殺是很笨的方法,死不了的,只會痛,因為腳跟距離心臟太遠….

    曾經有三次試圖置自己於死地,這麼的堅決,聽了她的生命故事,很是不捨,猜想她生命到底發生什麼?讓她這麼討厭自己?太胖嗎?還是太壯?我膚淺的以她的外型來猜測,這也許對一個愛美的女人來說,或許是很挫敗的,胡亂瞎猜一番。

    會議結束後,各自回家,留下電話。她的苦依然在我心裡發酵烙印著,仍惦記著她過得好不好?很想繼續與她維繫這段友誼,再度打電話給她,這時她才很誠實告知,她真實的身分是三個孩子的爸爸,她內心的苦、矛盾與煎熬,瞬間我都懂了,也了解了她活不下去的原因。

    從小他就受夠上帝對他開的玩笑,靈魂裝錯身體,男人的身體卻有著女人的靈魂。從小他就喜歡女人的一切,包括衣服、鞋子、髮飾、裝扮….,上小學是她受苦的開始,他沒有辦法到男廁去上廁所,一定要蹲著上,而且要關上門。結果一個小男生,在風氣未開的校園,他成了老師眼中不正常學生,以為他的腦袋有問題,才故意出一題數字很大的題目,讓他難堪,證明是否智障,當時並沒有人知道他就一個「原發性變性慾症(GID性別認同障礙)」患者,生活環境的不友善,讓他的苦變得更苦,讓他離家出走、逃學、逃家,就是逃不掉內心與日俱增的矛盾與厭惡感,曾試圖要離開這個世界,因為身體與靈魂的矛盾,讓他一直搞不定自己,再加上別人的惡意修辱,讓他受夠了。

    她說她也曾努力去適應男性的身體,但這不是努力就可以改變的,大學領到獎學金,第一件事就是把這獎學金拿去偷偷地買一套洋裝,他不敢告訴老闆自己要穿的,偷偷摸摸的,帶回宿舍試穿,….還有一次,走在街上,穿著西裝,完全一派紳士裝扮,走在街上,看到鞋店擺放在櫥窗的女鞋,忍不住走進去,渾然忘我,拿起來就試穿,這舉動讓所有的店員,瞠目結舌,驚呆了….她不是你努力就可以掌控的,女性的靈魂隨時會跑出來搗蛋,讓別人誤以為你不正常。他每一刻都處於矛盾狀態,我不敢想她是怎麼熬過來的…..

    他的父母根本拒絕認同他是個「原發性變性慾症」患者,也不允許他變性,因為他是獨子,需要延續香火,孝順的他還是聽從父母的安排相親,也結婚了,他的苦變成苦上加苦,校園對他一直螢聲蜚語的,隨時有人檢舉他行為不正常,不檢點,不適任,….這個苦考驗著他,也涵養著他,讓他更有力量來面對,讓他有能力有決心走出來。在任教的校長支持下,他勇敢公開明確表態自己的性別屬向,讓她結束長期的痛苦與噩夢,忠於靈魂的選擇。雖然他沒有把身體變成她,但可以不必畏畏縮縮的過生活,可以開開心心、大大方方穿上女裝,變成夢寐以求的她。

    當然這樣的變裝,生活周遭的同事與家人需要一段適應期,男性同事,不敢沒事就亂拍她的肩膀;女性同事突然思索這個人如何共用女廁問題呢?生活上還是引起軒然大波,還好成熟的她,走過許多靈魂的暗夜,漸漸學習如何面對與處理,讓彼此變友善,因為自己本身的生命故事,自己就是活生生跨性別領域的活教材,她也很願意為那群和她一樣受苦的朋友發聲。

    因為認識她,讓我更了解同性戀或原發性變性慾症患者的世界,讓我看到這些人與所有人一樣,希望能夠活出他們渴望活出的人生與夢想,活出生命的尊嚴,一般大眾要學著欣賞他們,並尊重他們的選擇,他們的生命課題有比一般人更嚴峻的考驗。


    兩性關係 / 文化主體性

       
  • 據公視「有話好說」報導,台灣整個社會並不像台中一中那麼多元包容,很多跨性別者並沒有那麼好運。節目裡列出了很多人因為個性陰柔,就遭同學欺負,最後竟莫名其妙的橫死在廁所;也有人因改穿女裝而被停職,或是遭到歧視。也有人被迫要改回原來的裝扮。

    有一位周逸人就挺身而出,她原本任職馬偕醫院,因改變打扮,就遭馬偕刁難和打壓,最後將她解雇。後來她告上法院,法院判馬偕性別歧視。有人問周逸人為何不動手術變為女性,她說只有少數人才有那個經濟能力。像她們只領22k的人根本沒辦法,而且父母也不會同意。她現在最大困擾就是因為她雖然女裝打扮,但因為還有喉結、鬍渣等男性特徵,要找工作就被排擠,要上個廁所還會被當變態,還要拿出醫生開的「性別認同障礙」的診斷書來證明自己不是變態。她很希望不必經變性手術就能將身分證性別欄改成女性,至少是個護身符。

    擔任「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的王蘋也出來呼籲,我們的社會對性別的觀念應該更開放,更鬆動。像澳洲除了男女之外,還可以填第三性。德國的性別欄是讓小孩日後自己決定。連我們覺得較落後的印度也有第三性當選市長。其實沒有標準的男性或標準的女性,男與女之外還有很多項的選擇。另外,王蘋也主張求職的表上為何一定要填性別或婚姻狀況,為何不能只填和工作有關的資料就好。

    一小時的節目過程中,我看著四位來參加的來賓,兩位是生理上或心理上都算是女性的人,曾老師是心理上是女性,生理上還未改,但能被周遭環境所接納的人,她們都有笑容,講起話來也較陽光。只有周逸人處在一個對她性別認同非常不友善的環境,感覺她總是有一股很深的壓力在臉上、在肩上,讓她完全沒有笑容。(2015-04-09季菁)

     

上一篇:自己審量什麼是合理的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一中屋頂下的共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