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尋找定義。 正知正念最大的福祉是讓生命永遠可以處在顛峰:那飽滿的淋漓盡致的當下,所以,即使是平淡無奇的日子,生命都能獲得一種神聖性。 把星期日當作安息日,今天的呼吸保持在一種最接近寂靜的狀態,除了書寫以外,就是閱讀。當窗外飄動著的氣息隱隱傳來從對面菜園發散出來的那一股交揉著甜膩和腐糜的氣息,彷彿呼應著《無語的春天》裡的人事景物,烘托出當年那希特勒恐怖式的殺戮仇恨和被切除心理聲帶者的噤聲滯悶。 靜靜地陪伴那些受著苦難的台灣人,用著慚愧和感恩的心,我能坐在這裡用著休閒的心來觀賞,而不必經歷,閱讀成為一種為傳承而存在的價值,讓我比起過去任何時刻閱讀任何書籍,都更加專注而投入。 林雙不的「黃素小編年」,19歲待嫁少女黃素興奮嬌羞靦腆的在1947年春天和母親上街採買,買了一把菜刀後,媽媽說:「愛惜著用,這把菜刀可以用上十幾年。」她想著十幾年後兒女成群,臉上不禁一陣羞紅,可,才一轉身,一群軍人混亂中抓起她手上的菜刀,硬是說她殺人,她被抓了,還被判了刑,在行刑前一刻,神智瘋狂了!此後50年,都成了被人排斥唾棄、被孩子丟石頭的瘋婦…… 李喬的「泰姆山記」,敘述余石基的逃難,鄒族的瓦勇說:「泰姆山是日頭之妻,一切山之母,也就是大地之母。」山是會走的,進入這會走的山,要相信,要愛。而鷹犬為了獎金,追到了山裡,兩人在山裡展開生死鬥,死前,余石基把相思籽灑在四周,「當雨水來的時候,有些種籽會發芽。當春天來的時候,這裡是一片相思樹苗了。當我的呼吸停止,就是我回到大地的時候;我的軀體與大地合為一體,我將隨著春天的樹苗,重臨人間。」 作家用這樣的故事,顯示的一條通往信仰、救贖的道路,觸動了內心那價值嚮往的精隨,生生死死之間,余石基說:「誰說我死了,我只是暫時不在而已。生命哪是那樣簡單,那樣脆弱?不是的,懂嗎?我告訴你……」日頭升到眉緣上面。他躺下,安息了。 下午,外出採買,正好遇上大甲鎮瀾宮馬祖遶境的遊行隊伍,鞭炮聲震耳欲聾,我等在十字街頭很久,看著鼓陣隊伍慢慢走過,耳根被鞭炮聲震得一陣一陣強烈收縮膨脹,但內心是一種奇異的寂靜。 交雜在歷史記憶和當下的生存空間之中,我的生命被啟動不是因為神明,而是因為呼吸,更因為記憶,最偉大的現代詩人海涅把世界比喻成一片大海,有著許多船隻在航行,每當一艘船撞上另一艘,便產生了「美妙的音樂」,人們稱它為歷史。 收信,閱讀善知識傳來的訊息,更深刻體會著生命的價值和意義,和習近平截然不同的,和馬英九大相逕庭的,生命對土地的連結、敬畏和信仰,也許透過這樣的反差和對比更為確認了! 追尋一條與天地準的道路,感恩善知識如北極星的指引。直心行去,在歷史中謳歌,靈魂之上會被聽取,存留在虛空。而更為寶貴和神奇的,是我們如海涅詩句所說:「人們在那裡高談闊論著天氣和靈感之類的東西,而我卻像首飾匠打金鎖鏈那樣精心的勞動著,把一個個小環非常合適地連接起來。」用呼吸一點一滴串聯的生命,在正知正念的專注之中,連結成一種充滿意義的生命。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Nylon一直都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灣聲音要響徹雲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