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友人談到早年父母重男輕女對她的傷害,黏皮帶骨,火熱熱地,卡得很深很牢,無法用理性來割捨放下,想從「家族動力排列研習(Familienaufstellung)」獲得救贖,這套課程好像是在探討自己跟原生家族的關係,感覺以這種方式談關係,很容易就陷入過去、現在、未來的思維模式,也很難逃脫華人三從四德的道德箝制,繞了一大圈,不過是為了和父母和解。

    倡導者海寧格(Bert Hellinger) 說:「愛是階序的一部分,階序是早已被排定了的,愛只可以在倫常階序的範圍內成長(the orders of love)。」他的價值階序(Wertrangordnung與儒家「唯上是從」的「權力倫理階序」遙相呼應。他又說:「榮耀自己的父母便是榮耀大地,疾病乃是拒絕榮耀自己父母的結果」,為什麼不倒過來說:榮耀自己的子女便是榮耀天公,疾病乃是父母拒絕榮耀自己子女的結果」。

    然而,這究竟是和解或是另一種形式的屈服?而和解後的我,就是最真最自然的自己?我想,如果沒有善知識的從旁校正,應該都還是屬於自我感覺良好,甚至更加正當化了華人「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階級服從意識。

    練習「歡喜心」最直接、最簡單,單是「知道」眼睛看得見不是理所當然就是了,何必非回到原生家庭的血脈先祖不可?有「歡喜心」就有能量面對困難,光是體悟「無常、苦、無我」的真諦,就已經法喜充滿,哪還需要大費周章請出大家族出來排排站,搬出一些家族陳年傷心往事(成見),好讓自己大哭一場呢!

    宗教講出家,出離的是關係對待的葛藤。如果排列的目的是為了關係的歸零,為了回到煩惱的源頭,那我們時時刻刻都在琢磨同樣的內容。在呼吸中鍛鍊歸零,在進退應對中照見起心動念,斟酌說話的多一句或少一句,然後再邀請大家來見証「我」對法(無常苦無我空) 、對呼吸、對內外身的「體驗」。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 海寧格(BertHellinger) 還說:「女人得乳癌可能源於女人潛意識與母親的戰爭」,「同性戀常因家中缺乏姊妹就假定她們病逝」,「不可懲罰犯近親交媾者,也不需指控,侵犯者要受到應有的尊重,如此才不會讓受害人尋死以贖罪,受害人才可與他人重建連結」,「父女近親交媾或強暴的常見動力是母親拒絕與父親房事,受害人要走出罪惡感,只需對母親說『我是為你做的』,對父親說『我是為母親做的』。」

    傳說海寧格的關係療癒相當靈驗,但這種靈驗代表什麼呢?代表東西方都有根深蒂固的父權思想?海寧格說他不是做心理治療,他做的比較接近哲學或東方老子的。只是我看不出海寧格的思想與老子的」有任何關係。

     

上一篇:權力文盲只會選出惡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他們的兒子就是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