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手機的Line裡面,有軍校同學之間的訊息交換,今天,看了一下,得知某位同學少將退伍後,又轉到大南客運上班。同學的專長是飛行,為何跑到大南客運?很好奇,於是上網查了一下,原來大南客運和欣欣客運都屬於退輔會。以前,不覺得奇怪,現在會好奇退輔會跟客運業務有何關連?同學又透過何種管道去那裡上班?在黨國的體系裡,就是有這麼多說不清楚的咚咚。

    台灣選舉的結果跟銀彈是否足夠,真的有很大的關係,其中有一大部份是花在廣告上。這次選舉不插旗,廣告看板的大小、數量與位置,大概可以看出候選人的財力是否雄厚。在我們這裡,國民黨、新黨的候選人,廣告看板鋪天蓋地,一個比一個大,一個比一個多,文案雖很低俗,但每一個人經過看板時,都會被強迫看一遍。

    今天也不例外,等紅燈時,太太先是數落眼前的這幅看板,接著問市議員要選誰,我回說就是不能投國民黨。太太聽我說完後,隨即唸出幾位民進黨新北市議員參選人的名字,當下,對她的認真態度感到震撼不已。討厭國民黨,或許不難,但要喜歡上向來非常厭惡的民進黨,就沒有那麼容易了。太太的轉變,實在很大,跟她比一個讚! 


    普世價值 / 社會觸角

       

上一篇:願意破碎的世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歷史系殺掉我的想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