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當台灣頒第49屆廣播電視金鐘獎的時候,我正觀賞著HBO 2010年推出的影片《益智風雲》(cheaters),這部電視類的電影,曾入圍2000年美國艾美獎的最佳劇本獎。

    電影改編自真人真事,敘述芝加哥史坦默公立高中的老師普雷奇,負責訓練校隊參加1995年伊利諾州學術十項全能競賽的經過。該年的區競賽,第一名由連續10年獲勝的惠氏高中奪得,史坦默校隊僅獲得第5名,剛好夠資格晉級伊利諾州大賽,且總分輸給惠氏高中超過1萬分。學生們對自己很沒信心,覺得奪標無望,也對後續的集訓顯得意興闌珊。

    州代表賽的前一天,一位成員偶然竊得比賽的考題,當這份考題交到普雷奇手中,他猶豫一下,最後決定讓校隊成員一起思考如何處置。大家達成共識,決定大幹一場,除立即展開分工解題,並就傳遞答案的方式交換心得。在第二天的競賽中,他們一舉擊敗對手惠氏高中,取得參加全國競賽的資格。

    然而,接踵而來的不是喜悅,而是一連串的人性考驗。當作弊被揭發,除了普雷奇老師、校隊成員被捲入這樁醜聞,還有他們的家人、校方、媒體、宗教、律師、社會大眾每一個人都必須回答一個問題:你如何看待考試作弊?

    這部電影無意進行道德審判,而只是單純地呈現事件原貌,特別是每個人價值觀的差異。感覺上,在決定對或錯之前,西方人比較希望先搞清楚什麼是真。比方說:真心話、真實感受、真相…The whole truth and nothing but the truth。東方人比較會先分善惡,「只講道理,不講事實」,拒絕開放式討論,驟然一刀切,阻斷「諸相非相」認識真相的可能。

    一部張力十足又很真的電影,帶給觀眾的是全方位思辨。台灣呢?

    相對人家經常將真實故事改編成電影,我們的電視、電影可曾認真探討過某一社會事件?幾十年來,我們製作了大量的古裝劇,卻很少演出跟當前生活有關的人權、法律等常識劇情;鍾情宮廷鬥爭無法無天無人權的連續劇,卻不敢寫出近代政治謀殺的劇本;拍軍教片,卻不願碰觸拉法葉的黑幕;在武俠片中伸張正義,又假裝現實生活中的罷工、抗爭與學運不曾存在導演如想要探討類似《斷臂山》的掙扎,最後不得不選擇美國。

    喜歡真、不喜歡假,是人的天性,但在國民黨統治下的台灣,就連憲法也都假假的,國不國,區不區,五星旗在臺北飛揚,卻不見自家國旗在北京飛揚,這樣子的「一中各自表述」竟然也可朗朗上口毫不覺自己公然撒謊。

    編劇的真心話不能現在寫,故事的真相不能現在演,倘若有人膽敢挑戰威權,就會遭到最無情的抵制與打壓。難道,國民黨不倒,台灣的戲劇也不會好?

    「夢為了覺,情為了佛,戲為了真」,戲劇的可貴是在情境中呈現多元的全視角,如果戲只是隨順主流社會的善惡,不再求真,我們的心眼就打不開,積非成是,永遠不可能開悟。


    人籟萬千 / 藝術人文

       

上一篇:狗最怕沒大沒小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蔥Q餅老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