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這幾天,常聽到軍機從屋頂呼嘯而過,是空軍慶祝雙十的空中分列式預演。想起小時候,每逢雙十的晚上,台北市的小學生都會手持燈籠參加遊行,到了國中,就派到總統府前排字,而總統府前的那條大馬路,當時還叫做介壽路。

    1975年,就讀空幼三年級(高三),老掛掉了。為穩定軍心,當年的雙十,總統府前擴大閱兵,而我也風塵僕僕,跟軍校同學一起搭著燒煤炭的火車,連夜趕到台北參加閱兵。當時,整個台北市都是軍隊,地面是戰車、大砲、飛彈、兩棲,空中有戰機分列而過,而我們這一群鼓號樂隊娃娃兵,則隨著學生梯隊通過閱兵台。記得當時的閱兵指揮官是蔣仲苓中將,看他拿著指揮刀站在閱兵車上,好帥、好威風,很難想像當初這些天天喊著「漢賊不兩立」的黃埔將領,老來竟也晚節不保,搶著當中國軍去了。

    1988年的雙十,我又參加了一次空中分列式,也就是很多軍機列隊通過總統府,那一年也是擴大閱兵,因為這一次換成小掛掉了。現在想起來,發現台灣人還真是愛戴這對父子,活著的時候要幫老爸祝壽,死的時候要閱兵向繼任的兒子宣示效忠,如果二位都死了,還要向遺像鞠躬,然後每年唱歌紀念他們。

    之後,阿扁擔任台北市長,他將用來閱兵的介壽路改成了凱達格蘭大道,我當時還在軍中,不清楚這位黨外活躍份子在搞什麼鬼,也不知道這幾個字代表什麼意思,只覺得唸起來很饒舌,沒有「介壽」來得溫馨。退休的那一年,阿扁選上了總統,也取消了傳統的閱兵,相信很多軍人跟我一樣,恨他恨得牙癢癢的。

    本以為和總統府不再有緣,誰曉得軍中退休之後,反而三不五時走上凱道,只不過身份從黨軍變成了公民。上凱道,不是參加閱兵,也不是向「領袖」集體宣示效忠,而是跟不公不義的黨國體制嗆聲討公道。我有時著白衫,或穿黑衣走上街頭,但無論穿什麼衣服,都比當初著軍裝的時候來得光榮。

    以前,著軍裝的那個傻子,誤以為效忠國民黨政府就是效忠國家,誤以為黨外異議份子就是敵人。傻子的心中有秋海棠沒有台灣,眼中有領袖沒有人民,年年過雙十,卻從來不想知道國慶跟台灣這塊土地到底有何關係自以為是鋼鐵般的隊伍,其實只是黨國的鐵票部隊啊!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天龍國不在乎打假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被剝奪的罷免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