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回家的路上,看見一競選廣告看板,上面有競選新北市市議員的邱烽堯以及新北市長朱立倫。那是邱烽堯的競選看板,他可能覺得朱立倫的政治行情還不錯,想藉著他來個水漲船高。不過,市議員理應監督市政府,如果跟市長候選人掛勾在一起,那以後怎麼監督?類似的現象,非常普遍,選立委的跟總統候選人掛在一起,諸如此類,不倫不類。

    監督政府的民意代表,習慣在行政權面前自動矮一截,而理應為民喉舌的國會議員,為了繼續獲得黨的提名與黨產支援或政治酬庸,選後自動投向黨主席的懷抱,黨意終究凌駕在民意之上。只要黨主席兼總統,只要執政黨以黨領政,就是不折不扣的黨國體制。

    長久以來,立法院都是國民黨佔大多數,有黨籍立委在背後撐腰,行政官員在國會殿堂聲稱自己是「依法行政」,竟也開始臉不紅、氣不喘了。難道「依法行政」也可以先說先贏,難道說自己依法,就一定不會濫權?如果球員可以兼任裁判,哪裡還需要立法、司法的制衡?明明是行政裁量權,卻說得像是司法審判權。怪誰呢?誰教總統凌駕在五院之上,行政權獨大。

    行政權獨大的後果,就是公僕不見了。民選的總統變成了皇帝,當初騙選票的「溫良恭儉讓」面具也進了垃圾桶,而沒有民意基礎的院長竟也狗仗人勢,說起官話時的表情直逼宰相。

    台灣人學乖了嗎?還早咧!這幾天,香港的「佔中」行動,沸沸揚揚,但媒體的焦點卻在「蔡依珊人氣比先生高」、「美女蔡依珊逛五分埔」這能怪誰呢?誰叫我們投票的時候喜歡投給帥哥,或總是忘情地投給美女的先生,誰教媒體見錢眼開,專業與良心全拿去餵狗了。


    普世價值 / 黨政分際、行政中立

       

上一篇:沒有戒嚴就沒有國民黨權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里仁也是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