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不相信人性,把人當控制的工具,用武力和恐嚇來箝制別人,採雙重標準,有統治階級的特權,這就是黑道式的威權(極權);另一種人是相信人性,用愛和和平來互相對待,強調自由、平等、人權與尊重,只有服務者和被服務者,沒有特權,只有差異、沒有階級,這就是民主。

    看清楚這樣的根本差異,再來看每個人的實際作為和政府政策,就能看得很清楚。我們若想從開發中國家擠身已開發之林,唯一管道,就是相信人性,並且主動去守護每個人做自己的最真最自由最流動。

    每個人都有兩個腦,右腦是管理想,是無我,是超現實的,是不受時空限制的;左腦是現實的,是有我的,是重視時間管理的,左右腦要並重,要互相配合,我們才能夠拉近理想與現實的距離,做一個身心平衡、有效率、引導世間前進的人。

    希望繞過政治,只透過藥物、禪定、信仰就解決問題,是東方式的幻想。殊不知所有的苦難都來自於政治,不良的政治是對自由、人權、基本福祉最大的干涉和剝奪,中國幾千年來政治都是權貴在把持,給統治者最高的道德評價,聖君賢相、內聖外王,這是最大的迷思,也錯過了種種制度建立的機會,面對政治人物,要抱最大的警戒,同時給予最大的監督,這才符合民主法治的精神。

    政治和宗教都是在解決人世間的苦難,真正的政治是管理政府,是督促良善的政策,是公平分配資源,是創造平等流動的社會。而宗教是內心篤定的相信,能給與面對問題的勇氣和智慧,一等一的宗教是可以面對恐怖分子,依然相信與呼喚,心中永遠充滿慈悲喜捨,心大如虛空小如原子的粒子,是菩提心(佛心、上帝的心),格局、高度、智慧都很高,了解問題的根源,不會在下游處理,不會繞過政治,因為他們關心的是同一件事,這就是公共佛學,我們的志氣很高,我們要拿出最好的東西,供世人學習,我們不是小小的信徒,也不會覺得台灣沒希望。(這種無力感是消極退縮不足取的)

    鼓勵每個人做最真、最自然、最流動的人,舉國有此信念,國家才會真正的強盛,相信這是最符合人性,也是最可以翻轉台灣命運的。

    文明國家資訊一定充足透明,處處管制資訊扭曲訊息,很容易形成誤判(台灣執政者和中國當權派),野心家的誤判後果是很嚴重的,死傷慘重的下場是不可逆轉的,歷史傷痕歷歷在目,一定要努力避免。

    真正的宗教是能勇敢去做對的事,保護別人的自由、人權(慈悲),沒有人在奴役別人,不要以為領22k就不是被奴役,要活得有尊嚴、有志氣、有表達自己的意願和選擇的權利(可以組織工會、教師會…),能跟最強的國家比(美國、挪威、澳洲、瑞士…),只要我們有料,我們更懂教育、政治、環保…,只要拿得出好東西,我們就能引導別人,引導是憑志氣、眼光、高度和見解,真的懂的人在領導,做第一等國第一等人,有信心有願景有志氣,不要散播無力感,要認知事實,才能轉負為正。

    國民黨是黑道治國,從頭騙到尾,他獨攬政權,殘殺異議人士,用一個不存在的ROC只為了繼續掌權,卻要台灣當陪葬品,國民黨倒,國會絕對多數,重新制憲,才能讓台灣脫困,目前層出不窮的問題,都是結構和體制出錯的延續,所以不用追新聞,不用義憤填膺,要冷靜篤定的從觀念去改變,找回人的尊嚴與主體性,台灣要成為小而美、有尊嚴的國家,絕對不是夢!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管理政府的工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殖民地才自稱Chinese Taip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