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大而無外,小而無內」,這八個字,是古代智者對「心」的闡釋。現代智者說,找到這顆心,會很過癮,很想要跟人分享。跟智者說:字義雖然可以理解,但意境卻難以言傳。智者笑笑說:答案其實就在問題裡。

    現代智者要我學會問:天空有多大?聽他這麼說,隨即在心裡問了一遍,當這樣問的時候,空間開始擴張原來,天空有多大,心就有多大,我的心可以跟天空一樣大。爾後,我只要問同樣的問題,身邊人就可以體會到大如虛空的心了。

    他接著要我學會問:心可以有多小、有多細?我在心裡問了自己,當下,我沒能體會到粗細,卻想起了一段往事

    去年,軍中的老同事上了臉書,看到我PO了一些公共議題的文章,而且我的臉書似乎只有這些內容。老友私訊給我,說退休就該及時享樂,他對我一股腦關心公共事務、企圖改變現狀多有不捨,老友甚至擔心我被利用而不自知。記得當時回問他:還有夢想嗎?老友沒再回應,我們的互動中斷了。

    現在想想,或許我有夢想,但我卻不知道如何呼喚另一個人勇於作夢,我的心不夠細、不夠謙虛,我的問話咄咄逼人、有說教的味道,很容易就讓人退卻了。如果重來,我想邀請他說說對親子關係的夢想,說說對台灣未來的夢想。我想,我可以請教他很多類似的問題,而答案也在問題裡,用不著費力說些什麼,或在心中教訓對方的奴性不改。

    其實,我不會比我的好友懂得作夢,在我們的養成教育中,從來就不鼓勵人們有夢想,比較多的反而是認命。智者要我們學會作夢,並且呼喚身邊的人一起夢想台灣的未來;智者說,說出夢想的當下,就會暫時脫離現實的綑綁,整個生命會因此而流動起來。智者有感而發地說:台灣的困難,就是人民無法和掌權者對話,人們無從呼喚權貴的夢想。真正的夢想,一定少不了普世價值,也一定離不開宗教的情操。

    遺憾的是,台灣的宗教從不鼓勵信徒有夢想,卻急著要信徒們避開政治,或許他們天真地以為:將自身的自由交給統治者就是無諍,而在牢獄中依然能夠怡然自得的人,就算是修行有成了。不過,並非人人不敢作夢,三年前,被特許作夢的「夢想家」們,一個晚上就燒掉了二億新台幣。他們說:夢,在台灣,挺貴的,不是友友,不可輕易嘗試。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話題總不離腳下的土地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祖國夢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