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曾經看過多次大埔阿嬤的影片,再看一回還是出現了難忍的哽咽,特別是在聽到婦人哭喊「台灣變了」時。

    很多人都會有同樣的一個問題:為什麼警察會這麼狠心地執行公權力?為什麼縣市政府官員會這麼很心地踐踏人民的心血?為什麼軍人會這麼冷血地殺害自己的同胞?

    有人說,韓國光州事件中,軍人在槍殺自己的同胞之前,都曾經被誘導喝酒或吸食迷幻藥,因為唯有如此,單純的軍人才下得了這般毒手。這其實是以自身經驗所投射出的錯誤認知,事實上,軍人根本不需要烈酒或藥物麻醉,軍人養成教育的本身,就已經是最有效的麻醉品。

    部隊在執行任務之前,一定會有任務簡報,情報官以蒐集到的情資,向官兵說明「敵情」與「戰場」概要。簡報中,官兵被告知自己即將面對的是一群窮兇極惡的暴徒,也一定會有匪諜滲透其中,無論怎麼說,都不可能說成:「我們今天要去槍殺手無寸鐵的善良老百姓。」

    官兵很容易就相信了這份情資,因為在養成教育中,異議份子早已經被定義成「暴動滋事份子」,而示威遊行則是奪權、顛覆國家的實質行動。服從命令,捍衛國家安全是軍人的天職,軍人從來不會懷疑,也不會在下手時出現些許遲疑,特別是在見血與殺紅了眼的時候。

    郝柏村自今仍堅信228屠殺有其必要性,斬釘截鐵說出「沒有戒嚴,就沒有民主」這般反人類的言論!遺憾的是,這幾乎是老一輩軍人的共同想法。有這樣的黨國大老們,就會培養出一群具有同樣威權性格的太子黨;過去存在視人民性命財產如蟻螻的國家暴力,對子民生殺予奪全憑自由心証的司法行政權,今天就會有踐踏人權的公權力。這是一套「由上而下」的殖民統治傳承,用賄選與置入性行銷塗脂抹粉「集權合法化」的民主,一股不曾翻轉過的「君貴民賤」封建遺緒。

    韓國人痛過,但也在痛苦中覺醒,他們勇敢創造了「由下而上」的平反之道,他們在轉型正義中找回自信,也重新拾回原本屬於自己的權利。中國人也曾經痛過,但中國人卻仍在期盼「由上而下」式的救贖,天天巴望國家再次出現漢唐盛世。中國人還在等,又是一次註定失望的等待,這也是五千年來不曾變過的鐵律。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一整場充滿愛的音樂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人權才是民主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