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你可以抹去整個世代的存在,你可以燒掉他們的家,但是你記著,他們總有一天找到回家的路。」

    「但如果歷史文化被毀滅,就表示那個時代未曾存在,這正是希特勒邪惡的目的。」

    上面這一段對白,來自真實故事改編的好萊塢電影《大尋寶家》(The Monuments Men)。二戰期間,德軍侵略歐洲,也同時大量搜刮各國的藝術品,藉此滿足希特勒的元首博物館。二戰尾聲,德國戰敗前夕,幾位善良有勇氣的古蹟捍衛者,換上軍裝、深入戰區,尋找被德國藏匿起來的藝術品。他們在跟時間賽跑,因為希特勒曾下令,如果德國戰敗或自己被殺,就要銷毀所有的藝術品。

    原來,歷史上有這麼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還真是讓人毛骨悚然。試想,如果「最後的晚餐」被德軍一把火燒毀,人們還會記得畫作出自達文西嗎?如果希特勒企圖毀滅一個種族的計畫得逞,還會有今天的羅浮宮嗎?場景換到台灣,如果沒有留下《淡水夕照》,人們會想要認識陳澄波,想像他被國民黨部隊粗鐵線綑綁、遊街,最後在嘉義車站前槍斃,曝屍街頭、蠅蟲圍繞三日嗎?

    國民黨也沒放過陳澄波的學生,當時的肅殺之氣,讓很多認識陳澄波的藝術家不得不銷毀自己的畫作,深怕被株連,引來殺身之禍。幾十年來,台灣人就是在這樣的氣氛中過日子,人們為抹掉痛苦記憶而噤聲不語,為配合國語政策而放逐母語,為認識中國而拋下既有的歷史與文化。所幸,當時有一批台灣人移居海外,他們就像是古蹟捍衛者,默默為台灣意識保存一絲氣息。

    馮光遠台灣意識啟蒙來自異鄉,有一次,他在美國的張德良家作客,主人家中對話的語言除了英語就是台語,而先生看《美麗島事件》也是從黨外的角度切入,這對馮光遠這麼一位成長在「國語」環境、黨國教育的外省第二代而言,委實是不小的「文化衝擊」。

    我的省籍背景和先生相似,也曾在那個年代,在美國認識了一些「華僑」,可惜他們只會說華語,腦袋裡裝的也全是黨國八股,不然,我很可能跟先生一樣,在年輕的時候就啟蒙了台灣意識。記得有一次,無意間經過台獨份子常聚會的咖啡館,「華僑」朋友以緊張的神情往那兒指了一下,我也因顧忌自己軍人的身份而不敢靠近,深怕被指控海外通敵,三合一敵人。

    這幾年,我陸續從各種不同管道認識了一些旅居海外的台灣人,而他們對台灣議題的討論,對台灣這塊土地的用情之深,也超乎了我的想像。我發現,這群曾經被列為黑名單的海外台灣人,就像是返鄉的鮭魚,正帶領著我們找到回家的路。

     


    普世價值 / 藝術人文

       

上一篇:雙打的美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動畫短片「番茄醬」